當前位置:首頁»資訊中心»正文

華安玉:璞之既出 何日成“器”

“發現”華安玉
華安玉其實早就被人發現了。 福建省華安縣博物館內現存的60余件石器均系新舊石器時代的華安玉加工品。 明代, 地理學家徐霞客就曾慕名兩次游覽九龍江北溪峽谷險灘, 在《徐霞客游記》中對其極盡贊美之辭。 到了清代, 漳州知府更是將之作為石玩珍品進貢皇家,

至今仍收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 然而, 在此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 曾經的貢品華安玉就這樣一直靜靜潛臥在九龍江中。
上世紀80年代, 在部隊負責采購的王天然因為工作之便得以遍訪全國名山大川。 素來愛石成癖的他花了兩年時間考察了全國幾乎所有石種后, 回到了家鄉漳州, 并把目光投向了主要分布于漳州九龍江北溪華安縣境內的華安玉。 “真是眾里尋他千百度”, 許多年后, 王天然說起自己驀然回首“發現”華安玉仍是感慨不已。 “可能是人到中年了, 不再那么單純地喜歡漂亮玩意。 ”剔透莫如水晶, 絢爛莫過雨花石, 而唯獨華安玉溝壑縱橫, 有著極其獨特的氣韻感。 由于華安玉的硬度在7度左右, 結構致密, 雖經過長期的水沖曝曬, 溫潤細膩中又透露出山石的粗獷品性。 “這種返璞歸真的大拙大美恰恰符合了我當時已近中年的心境。
”如遇知音的王天然毅然賣掉了手頭幾乎所有外地奇石, 專事收藏華安玉。 于是, 王天然長住華安, 成了當地著名的“怪人”。 “每天什么都不干, 就在水里摸石頭”。 當時, 華安玉還是以一噸300元的價格被卡車拉走, 粉碎后壓制成鋼磚。
1996年, 王天然收藏的華安玉《關圣帝》獲全國第四屆中國藏石名人名家精品展金獎, 在藏石界嶄露頭角。 開始有零星的外地收藏者慕名來華安了, 當地人第一次聽說了“黃金有價石無價”這句話。 兩年后, 華安華豐鎮羅溪村村民楊金海賣出了他的第一塊華安玉, 成為華安最早吃“石頭飯”的石農之一。
化“石”為玉
2000年1月, 籌備多時的首屆華安玉奇石節開幕, 中國寶玉石協會副會長沈寶林、中國地質學會寶玉石協會玉石專業委員會主任趙永魁等30多位專家應邀前來。
當時, 華安玉還是以名將葉飛的題字“華安九龍璧”稱之,
同時傍有“茶烘石”、“北溪石”、“梅花石”等諸多俗名。 在奇石節期間舉辦的中國“國石”候選石評選研討會上, 與會專家就指出, 作為奇石的一支, 當有一個規范定名, 而“九龍璧”之稱還有待商榷。 因為璧是指古代的主要禮器之一, 是一種有孔的圓形板狀玉器。 并且, “九龍璧”與北京乾隆年間所造的兩座九龍壁在名稱上也易混淆。
時任漳州市地礦局長的李其團當即回復, 從1995年開始, 漳州市地礦局就曾委托省地質科學院對華安玉進行過多次測試研究, 結果顯示:華安玉礦物組成以透輝石、石英為主, 與緬甸玉較接近, 具有碧玉特征, 在玉石分類中屬彩玉石。 于是, 經漳州市地礦局和華安縣領導協商后, 根據全國寶玉石命名原則:玉石類定命時常以其主產地地名冠帶, 一致提出定其名為“福建華安玉”。
此后, 經過中國地質科學院等權威機構一系列的測試、國家級專家研究討論,
進一步論證了華安玉產于矽卡巖層中, 屬玉石, 并在全國寶玉石界形成共識。 不久, 在由中國寶玉石協會主辦的“2000年北京第十八屆全國珠寶、首飾展銷會暨中國‘國石’候選石精品展覽會”上, “初出茅廬”的華安玉躋身十大候選國石之列, 聲名鵲起。
“待琢成器”
王天然如今擁有兩個奇石館, 一個在他自己三層樓的小別墅里, 一個在漳州龍佳生態溫泉山莊, 面積達700平方米, 展品均以華安玉為主, 總數過萬件。 他現在的身份是省寶玉石協會副會長, 漳州市觀賞石協會副會長等。 據其估算, 目前大部分的精品華安玉主要集中在八九個人手里。 “你說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王天然自言自語。
雖然“貴”為十大候選國石之一, 但目前華安玉收藏卻鮮有大的資本介入。 “這主要還是因為它的知名度。 ”王天然告知, 華安玉的藝術價值已經得到專家認可,
但在收藏界, 一件藏品的商業價值在更大程度上取決于另外一個體系, 與其知名度、拍賣及收藏經歷、當下的收藏潮流、收藏群體的經濟實力等諸多因素有關。 比如壽山石、雨花石等, 從古至今, 歷朝歷代都不乏癡迷者, 已經形成了其特有的收藏傳統和文化, 以及相對穩定且高價位。 而華安玉與之相比, 遠還是個“小字輩”。 因此, 政府與民間的合力推廣是當務之急。
此外, 按照華安玉奇石(既水沖石)目前的儲量和開發情況, 再經過5到10年就有可能面臨枯竭。 現在華安石農隊伍日趨龐大, 僅羅溪村2600多人口中就有300多戶以“石”為生。 而日、韓等國的收藏者更是對之虎視眈眈, 每次采購都是數十噸用卡車拉走。 專程來華安購買華安玉的南京收藏家樂華川認為, 華安玉已經有了個出色的亮相, 但畢竟“初出茅廬”, 在省外, 它的價值還沒有廣泛被人認知, 現在的價格還沒有體現出其真實身價。對于華安玉這種珍貴的不可再生資源,政府應該制定一個長遠的規劃,合力有序地進行開發。
從華安國土資源局了解到,目前,從羅溪橋到金山橋10公里長的河段已經被縣政府劃定為華安玉保護區,華安玉奇石節也升格為海峽兩岸奇石節。今年更是請來了原國家文物管理局副局長,現任中國收藏家協會會長閆振堂老先生,以及現任臺灣中華盆景雅石交流協會會長、國際盆景賞石協會主席蘇義吉先生等藏石界頂尖人物。縣國土資源局副局長鄒林旺還說,現在專門的華安玉石館已經開到了京滬,且價位也始終保持逐步上升的趨勢。
民國初年,嶺南大學黃仲琴教授來閩考察了華安玉后,曾留下“璞不長埋,其留有待?”之語,寄望后人。如今幾十年過去,華安玉終于待到盛世“破土而出”,并且迅速躋身“十大候選國石”之列。但璞玉既出,還待雕琢,“作為華安玉的家鄉人,我們責無旁貸。”鄒林旺說。

現在的價格還沒有體現出其真實身價。對于華安玉這種珍貴的不可再生資源,政府應該制定一個長遠的規劃,合力有序地進行開發。
從華安國土資源局了解到,目前,從羅溪橋到金山橋10公里長的河段已經被縣政府劃定為華安玉保護區,華安玉奇石節也升格為海峽兩岸奇石節。今年更是請來了原國家文物管理局副局長,現任中國收藏家協會會長閆振堂老先生,以及現任臺灣中華盆景雅石交流協會會長、國際盆景賞石協會主席蘇義吉先生等藏石界頂尖人物。縣國土資源局副局長鄒林旺還說,現在專門的華安玉石館已經開到了京滬,且價位也始終保持逐步上升的趨勢。
民國初年,嶺南大學黃仲琴教授來閩考察了華安玉后,曾留下“璞不長埋,其留有待?”之語,寄望后人。如今幾十年過去,華安玉終于待到盛世“破土而出”,并且迅速躋身“十大候選國石”之列。但璞玉既出,還待雕琢,“作為華安玉的家鄉人,我們責無旁貸。”鄒林旺說。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