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資訊中心»正文

世界級資源發展案例:竹山綠松石引出財富話題


竹山有名山, 女媧山;女媧山中有彩石, 綠松石。 “女媧在竹山縣西煉石補天”, 千古神話, 神秘而幽遠。
今天, 在竹山人的心中, 女媧始祖圣潔依然, 崇敬依然。 而被譽為“東方圣玉”的綠松石, 早已褪去神話的夢幻, 作為一種珍稀資源、一種特殊商品走出深山, 步入世界珠寶市場, 把人們帶進了一個資源如何變財富的現實。
竹山屬世界罕見的綠松石富礦區, 可是考察其產業鏈條發現, 從采礦到加工、販運、銷售的各個環節, 仍有巨大的增值空間, 亟待挖掘。 作為山區資源型經濟發展的一個案例, 竹山綠松石的財富話題值得關注。
從亂采到整頓:被世界感知的竹山動向
“由于綠松石礦區濫挖亂采, 加工戶粗制濫造, 產量過剩, 綠松石產品在本地、廣州直至出口市場上, 一度被低價拋售, 導致整體行情滑坡。 ”
上月, 竹山縣綠松石同業協會的一份報告, 遞到縣委書記董永祥手中。
隨后, 全縣境內綠松石礦一律停產整頓。
協會秘書長邵忠文介紹, “山里一有動靜, 美國商人就打電話來。 ”停采僅一個多月, 國際市場上綠松石產品交易價格就出現反彈。
竹山綠松石成為國際珠寶市場的寵兒, 時間并不算長。 從已故的“寶石大王”張世根1988年首次直接與美國商人做生意算起, 國際珠寶界重視竹山綠松石也不過十多年時間。
但今天國際大珠寶商, 不知道竹山綠松石的恐怕不多。
竹山縣屬世界罕見的綠松石富礦區, 17個鄉鎮中12個有綠松石礦。 已探明的地質儲量約5萬噸, 占世界總量的70%。 全縣每年加工綠松石產品約150噸, 80%遠銷海外。
如今, 綠松石已成為各家珠寶店必不可少的品種。 竹山綠松石純度高, 在美國、墨西哥、西歐、印度、日本等地都很暢銷。
2005年春節前, 初次到美國的邵忠文, 來到圖桑市一家珠寶店, 了解綠松石行情。
店老板以為來了大主顧,
熱情介紹:“這是正宗的中國竹山綠松石。 ”聽罷, 邵忠文委托翻譯遞上一張名片:“我是正宗的竹山綠松石加工廠廠長。 ”
從未到過中國的老外愣了一下, 回過神來, 非要請邵忠文吃飯, 兩人后來成了合作伙伴。
每年5月, 女媧山下都要舉辦寶石節。 那幾天, 眾多的國際珠寶商聚集到鄂西北的這個山溝里來, 他們心里清楚:竹山綠松石牽動著世界綠松石市場的神經。
從起點到終點:竹山人還有多遠
麻家渡鎮羅家坡村入口處, 立著一塊巨大的綠松石村標, 象征著綠松石給村里帶來的財富。
村支部書記吳建斌介紹, 全村394戶村民, 有228戶從事綠松石加工, 其中43戶年純收入5萬元以上。 羅家坡成為遠近聞名的“綠松石專業村”。
張世根、張昌虎父子是羅家坡村的代表, 父子倆身價過千萬元。 張世根在世時, 每年都要去一次美國加利福尼亞州, 參加世界珠寶大會。
去年元月, 張世根在去美國途中因車禍不幸遇難。
鄰近的秦古鎮, 鎮委書記朱愛民說, 全鎮有54戶獲準開采綠松石, 他們的資產大多過百萬, 最多的有2000萬元。
目前, 全縣開采、加工綠松石的大小老板300多個, 年銷售額過億元。
竹山老板們雖然掙了不少錢, 但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并不知道, 手中的這塊“石頭”到底經過了多少環節, 最終變成了價值不菲的“寶貝”。 面對珍貴資源與市場低效的現實反差, 竹山綠松石有著難言的尷尬和隱憂。
邵忠文說, 由于資金、技術等限制, 竹山綠松石產品銷售, 仍處于賣原料、賣半成品階段。
石頭無言, 市場有價。 在竹山, 品質最好的綠松石毛礦每公斤1000元左右, 然后在販運、加工、批發等環節中, 每個環節加價40%左右。 而經過境外經銷商的手, 到了美國的零售市場, 綠松石產品每公斤高達數萬元。
為了保住自己的高額利潤,
國際珠寶商設置重重障礙, 阻撓竹山綠松石老板直接進入終端市場。
邵忠文去年在美國轉了一趟, 所到之處, 商人們對他十分警惕。 直到他一再聲明, “只是了解市場行情, 并不是來開店”, 對方態度才稍微好轉。
紅火的綠松石產業也沒有給當地財政帶來多大好處。 主礦區秦古鎮, 去年綠松石開采稅收只有20萬元, 僅占全鎮財政收入的1/10。 全縣綠松石行業的稅收也僅100多萬元。
在綠松石產業鏈條中, 作為世界原料產地的竹山, 無疑是產業的起點, 可要到達銷售的終點, 竹山人面前的路還很長。
從喧鬧到平靜:興旺村的今天和秦古人的明天
面對國外珠寶商的操控, 像邵忠文這樣感到痛心的老板并不多。
大多數老板農民出身, 一年掙個幾萬或幾十萬, 已經非常知足。
秦古鎮一位張老板就拍著胸脯說:“現在掙的錢, 夠吃三代。 ”
另一老板說:“綠松石挖完了, 該種田還去種田,該打工的還去打工。”
他們并不關心寶石哪一天會挖完,但這一天遲早會到來。竹山縣商務局提供的數據稱,全縣綠松石可采儲量為3萬噸,現民間開采估計已達1.5萬噸。
已經有一些較早靠綠松石富裕起來的村莊,在寶石挖完之后重返貧窮,樓臺鄉興旺村就是其中一例。
10年前,興旺村的綠松石開采熱,跟今天的秦古一樣:老老少少齊上陣,家家上山挖寶石。
村民很快就發現,山上綠松石越來越少。到1996年,開采就基本停了下來。
如今的興旺村,幾乎不見樓房,大部分勞力都外出打工去了。竹山相鄰的鄖縣,曾經也是世界上著名的綠松石產地,產量、質量、儲量均居世界前列。然而,由于開采年代久遠,加上當地村民肆意盜挖長達十多年,資源提前枯竭。
竹山綠松石是否會重蹈覆轍呢?這不是杞人憂天。
7月19日,秦古鎮給縣政府的一份報告中這樣描述:“全鎮共有綠松石開采業主114戶,其中私自轉讓、掛靠的30戶,無證盜采的30戶。礦區經常出現搶劫、打架斗毆事件,甚至有黑勢力性質的流氓團伙,蒙面搶礦石。”
近日,記者來到秦古鎮小林扒、樓臺鄉老虎寨等礦區看到,在縣委、縣政府的強令下,昔日的喧鬧已經歸于平靜。
然而,這種依靠行政力量采取的封礦行動過去也曾有過多次,結果是風頭過后,混亂依然。
如何建立一個引入市場規則、管住長遠的礦山開采管理機制,不讓“限量開采、規范開采”每每落空?
如何加強寶石與文化的融合,提高加工技術含量和附加值,讓寶石真正賣出寶石的價格?
如何強壯市場營銷環節,讓這個世界級資源在國際珠寶市場上擁有自己的價格話語權?
如何做好產業規劃,盡快走出產業鏈的最低端?綠松石帶給竹山人許多的夢想,也留下了一篇關于發展山區資源型產業的大文章。
竹山綠松石,亟待破題。
“會跑”的寶礦如何管
綠松石形態萬千,色呈碧綠,光澤溫潤。它與和田玉、獨山玉、岫玉一起,被并稱為“中國四大名玉”。
在竹山,民間流傳著一個說法:綠松石有靈性,“會跑”。
這里說的是人們對綠松石開采的無奈。綠松石礦分布呈“雞窩狀”,找礦很難,開采風險也大。
而更大的難題是,對于綠松石這樣一個十分珍貴、儲藏量有限的世界級資源,如何規范開采秩序,實現限量開采、長久利用,事實上尚未真正破題。
暴富傳聞下的“挖寶熱”
2001年,美國一名當紅時裝模特,展示了一件綠松石做的胸衣,獨特的色調、靜謐的力量,征服了時尚界。
綠松石一時成為設計師們爭相采用的飾材,價格頓時飛漲,由原來的每公斤數百元上漲到數千元甚至過萬元。
一位美國客商直接來到竹山縣寶豐鎮,一次性買走1000多萬元的綠松石成品和半成品。
寶豐珠寶公司總經理邵忠文說,那一年,竹山綠松石行業的大小老板沒有不掙錢的。
空氣中彌漫著發財的味道,靠挖綠松石一夜暴富的傳聞,被人們津津樂道。
最典型的一個故事,是關于原來縣水泥廠一名會計的。他下崗后生活窮困,用僅有的300元錢去挖綠松石。不出一個星期,就挖出一個“大家伙”,發了一筆財,很快就積累了千萬家產。
類似的暴富故事隨風而走,誘惑著窮怕了的山里人,他們紛紛扛起鋤頭,啃山挖寶。以前采礦靠人挖肩挑,速度緩慢。現在用上了風鉆、炸藥和貨車,開采速度大增。礦洞也越挖越深,以前不過100米,現在400米、500米,記錄不斷被刷新。
竹山縣17個鄉鎮中,12個有綠松石礦。近年來,一窩蜂開采綠松石的場面,在一些鄉鎮輪番上演。
最初是在麻家渡鎮的喇叭山,1989年至1995年是在樓臺鄉的老虎寨,從1996年到現在,開采又集中到了秦古鎮。眼下,該鎮秦家坪村的東寨、大堰村的小林扒、小河村的三岔溝、窯灣、小寨等區域都有人在開采。
大量開采的結果是,礦石賤賣,資源被嚴重浪費。樓臺鄉興旺村的陳興福說,1993年他和另5個人一起,在老虎寨上打洞挖貨,兩三個月時間,就挖了兩大卡車上等貨。當時賣了6萬元,每人1萬元,大家覺得非常高興。
7月下旬,記者見到了他,他說:“想起來很后悔,這些貨留到現在,少說也要值幾百萬元。”
礦山整頓中的思索
竹山縣對綠松石開采秩序的整頓,一直沒有停歇過,可效果并不理想。
縣里曾經嘗試將一面山承包給一個老板,想讓他有計劃地開采,結果老板又轉包給其他幾個人;
后來又實施“一洞一證”,可是數十萬元辦證費用,讓絕大多數洞主望之卻步。有的老板雖然把證辦了下來,卻讓未辦證的人在洞中打洞,結果大洞套小洞,橫七豎八;
縣里又使出一招:嚴格控制炸材和礦山用電,試圖讓非法開采無法進行。可是,又有人從中做手腳,明明只要1噸炸材,他申請2噸,留著偷采。
無奈之下,縣委、縣政府曾幾度強行勒令所有綠松石礦一律停止開采,但時間又不能太長,畢竟有近萬人以此為生。
真的就沒有辦法了嗎?采訪中記者發現,思考和探索仍在繼續。
寶豐珠寶公司總經理邵忠文建議,采取經濟手段調節礦山開采。比如,按照每挖一米礦洞收取一定稅金,既保住了稅源,又讓沒有實力的開采者自動退出。
縣委書記董永祥對全縣所有綠松石開采點做過調查,他表示將選擇有實力的大戶來進行限量開采,進一步嚴厲打擊私挖亂采行為。
秦古鎮黨委書記朱愛民透露,正考慮借鑒外地礦山管理的經驗,在全鎮成立股份制礦業公司,實行統一管理,規范開采。
人們衷心希望,新的探索能早見成效,讓珍貴的綠松石放出更加誘人的光澤。
從資源到財富的嬗變
“有這么好的資源,為什么還這么窮呢?”竹山縣外貿恒寶綠松石有限公司總經理張興軍永遠忘不了,一個老外曾經這樣問他。
當時,他無言以答。今天,他說,如果你了解多年以來竹山綠松石是如何交易的,你就會發現,營銷環節對于一個資源型產業的增值來說,是多么重要。
遮遮掩掩的交易
就像礦主們不會公開到底挖到了多少寶石一樣,綠松石的加工老板也絕不會告訴你,他每年到底加工了多少貨,賣了多少錢。
7月底,記者走進鄂西北最大的綠松石加工村麻家渡鎮羅家坡村,村支部書記吳建斌告知,80%的人都在吃綠松石飯。但這個村一年產值到底有多少,誰也沒有弄清楚。
多年以來,綠松石交易都在私下里進行。當地第一個將綠松石直接賣到西藏去的老板田濤回憶:
最初,竹山人把毛料運到北京進行加工,甘肅商人從北京商人手中買走綠松石,再長途跋涉賣往西藏。
在很多年時間里,北京商人一直這樣告訴甘肅商人:綠松石是從深海中開采的。同樣,北京商人也對竹山人避而不談綠松石的最終去向。
直到上世紀80年代,甘肅商人才弄明白,這些珍貴的石頭原來都是來自湖北。于是,他們撇開北京商人,三五成群地結伴來到鄖縣、鄖西、竹山等地。
今天,在竹山,相當一部分綠松石交易仍是一對一地進行。定價時,也是一塊一塊地私下里討價還價。
不透明的交易,使得很長時間內,竹山普通農民并不了解這種綠色石頭的真正價值。只要能換成鈔票,就喜不自禁。
被人牽著鼻子走
等竹山人醒悟過來,已頗感無奈:綠松石制價權已牢牢掌握在別人甚至外國商人的手中。
寶豐珠寶公司總經理邵忠文長期從事綠松石出口貿易,他介紹了綠松石是如何走向國際市場的:
礦主挖出綠松石后,由跑山的中間販子收購,提供給加工戶進行粗加工,再賣給竹山境內廠家加工成更高一級的半成品或者成品。
廠家通過外貿部門或者直接把綠松石產品賣給西藏、廣州等地珠寶商,珠寶商再賣給中東地區和美國一級批發商,然后到二級批發商那里進行精細加工,最后才到零售珠寶商手中。
在這個鏈條中,國內每個環節的利潤率在20%-60%之間,而到了國外終端環節,利潤就成倍甚至十幾倍地增加。
邵忠文以綠松石戒面為例,這種戒面在竹山每公斤不過4000元,以公斤為計量單位來買賣,到了美國零售市場上,就換以克拉為計量單位,每公斤最高可賣幾萬元。
據了解,美國珠寶商一般不直接到國內買貨,而是依靠國內代理人來買。懂行的代理人來到竹山之后,看準當地綠松石開采量大,農民急于出手的心理,就拼命壓價。
交易的不透明,加上老板之間的不團結,使竹山人漸漸失去了對價格的決定權。
走出國門后的新眼界
近幾年,一些老板開始走出國門,去了解綠松石產品的終端市場。
羅家坡村的張世根是第一個人。只念了小學五年級的他,憑著綠松石這張走遍世界的“通行證”,成為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每年一度的世界珠寶大會常客。他每年都要帶著一噸左右的綠松石趕赴加州。
后來居上的寶豐鎮老板邵忠文,2005年春節前也初次到了美國。與別人不同,邵忠文沒有把自己關在賓館里,而是從南走到北、從西跑到東,一次就把美國跑了個遍。
這次出國讓邵忠文“大受刺激”。作為來自湖北竹山的寶石原料供應商,他在美國受到熱烈歡迎,可一聽說他要在美國開店,人家立即冷若冰霜。邵忠文發現,美國珠寶協會的成員十分團結,他們聯手設置障礙,不讓你來搶市場。美國人目的很明確,希望竹山永遠只是一個原料提供者。
到國外考察后,邵忠文還發現了日本人的精明。日本人養殖珍珠向國際市場出售,明明產量每年在增加,卻不時擇機減少市場供應量,以不斷提高珍珠價格,用孫臏添兵減灶的計策,保護整體利益。
不再甘心“賣資源”
“開了眼界的竹山人,已經開始不甘心于‘賣資源’了。”恒寶綠松石公司總經理張興軍說,一系列微妙的變化正在發生:
竹山老板們不再以降價的方式來搶客,而是將重點放在推介當地寶石的品質上。
在國際行情不好的情況下,也不再輕易將產品低價拋售給老外,而是回頭開發國內市場。據介紹,僅竹山縣一年下來,綠松石禮品消費額就高達七八百萬元。
一些老板開始引進先進工藝,比如加膠加色技術,使得一些原本品位比較低的毛料,經過加工之后,也同樣光澤誘人。
竹山上下都有一個期盼:讓擁有資源的人擁有財富。縣里則對像邵忠文這樣從事深加工和國際貿易的企業給予扶持,幫助他們迅速做大做強。縣委書記董永祥說:“只有大企業多了,竹山綠松石才能掌握市場的主動權,賤賣資源的狀況才會真正改變。”
乘著文化的翅膀遠行
寶玉奇石,集“山川之精、人文之美”。人類賦予寶石以綿綿情思,或象征圣潔,或寓托信念,才使它超越物用價值而變得彌足珍貴。
人們對綠松石價值的認識,正是隨著對綠松石文化的逐步了解而與日俱增的。
背著麻袋上拉薩
得勝鎮精明的寶石商人田濤,用自己的故事驗證了這一點。1992年,當了多年電影放映員之后,田濤發現這個職業越來越難做了。他決定也跟那些被認為是“不務正業”的年輕人一樣,去搗騰綠松石。
他懷揣著賣掉家里棕床換來的50元錢,來到正在狂熱開采綠松石的樓臺鄉。很快遇到一位老人,有一袋綠松石毛料要出售。老人開價150元,田濤嫌貴,問50元賣不賣,老人猶豫了一下,最后同意了。
田濤回來后,剝掉石塊上的“外衣”,頓時現出一片天藍色。心想如果能賣250元,就很不錯了。結果一位姓劉的商人以430元的價錢全部買走,這讓田濤著實感到高興。
回首這段經歷,田濤說:“當時無論是老人還是自己,都不知道這些石頭除了能賣錢外,跟其他石頭到底有什么不同。”
第二年,田濤探聽到來自甘肅的商人轉手將竹山的綠松石賣到了西藏,心想:他們能賣,我為什么不能?
拿著一張地圖,背著一麻袋綠松石,田濤先坐火車,再坐汽車,花了12天時間,到了拉薩。
他從藏民購買綠松石的神態中,感覺到這種綠色石頭不一般。藏民對他都非常客氣,讓他住村里最好的帳篷。一些虔誠的藏民選購綠松石時,還雙膝跪地。
田濤逐漸弄清楚,這種綠石頭在藏民心目中是神的化身,是最神圣的裝飾物。據說,藏藥中通常都摻有綠松石粉末。
隨著了解越來越深入,田濤才明白,綠松石原來真的是個寶。
發掘本地寶石文化
有個名叫蔣顯福的竹山人發現,與許多人對綠松石無動于衷相比,美國人、歐洲人、印度人對綠松石的鐘愛超乎尋常。于是,他花了5年時間,收集世界范圍內關于綠松石的各種文化現象,編輯出版了一本名為《東方圣玉——綠松石》的書。
蔣顯福向世人展示了一個神秘的綠松石世界:美國人視綠松石為“大地精靈”,綠松石飾物備受喜愛;綠松石還是國際時尚設計師的寵兒,在時尚界流行色更迭中,以藍、綠為主色的綠松石扮演著重要角色。
今天,竹山綠松石的價格,隨著國際流行周期的變化而變化。鄂西北的一個山區,憑借在世界綠松石貿易中70%的份額,與多彩的國際時尚舞臺緊緊聯系在了一起。
見識了世界范圍的綠松石文化,更了解到國際珠寶商如何借助文化的力量將石頭變成珠寶,竹山人開始反思:竹山有自己的綠松石文化嗎?它在哪里?
觀念突破之后,漸漸有了答案。先是有人發現,在清代《康熙字典》中赫然記載:“女媧煉五色石補天,又女媧山在鄖陽竹山西,相傳煉石補天處”。
地質學家則指出,竹山境內地質歷史上曾經有火山爆發,綠松石確實有5種顏色,這些似乎都在驗證女媧補天的故事就發生在竹山。
隨后,人們又考證出,紅樓夢里面的通靈寶玉、春秋戰國時期的和氏璧,皆為綠松石。
精明的商人很快就從中嗅到了商機。竹山最大的綠松石加工企業寶豐珠寶公司總經理邵忠文搶先注冊了“女媧補天”商標。
竹山人決心將傳說和現實結合起來,打造竹山的寶石文化。他們根據歷史記載,在該縣寶豐鎮的女媧山上修建女媧雕像,每年5月在山下舉辦寶石文化節。
綠松石文化的魅力很快顯現出來,每年寶石節期間,世界各地的珠寶商匯聚到這里,給當地的旅游、文化產業注入強大的動力。
“綠松石”已經成為竹山走向世界的一張天然“通行證”。
文化振興綠松石產業
隨著文化的注入,竹山綠松石產業呈現出廣闊的開發前景。一批加工企業老板,不再滿足于只是加工半成品賣給老外。他們嘗試著設計出獨具特色的綠松石工藝品、首飾,將女媧文化及綠松石的神奇傳說融入其中。
這種不透明的綠藍色寶石以其質樸典雅、溫潤光澤的外表,加上傳說賦予的“扭轉命運,避邪保平安”的靈性,征服著越來越多的人。
邵忠文說,僅綠松石印章一種,公司每年就要出售萬枚以上。他的綠松石產品專營店從竹山開到了十堰、武漢。
看到綠松石文化的巨大魅力,有人一度想購買“女媧補天”商標,被邵忠文一口回絕:“即使給500萬元也不賣。”
人們意識到,由于長期的開采,竹山綠松石資源已遭受巨大破壞,遲早面臨著枯竭。一些老板看好綠松石增值的價值,開始大量收藏綠松石毛料、半成品和成品。
為了盡可能延長這個獨特資源的利用壽命,縣委書記董永祥介紹,他們正在引導企業改進加工工藝,開發那些寶石用量不大但附加值高的產品,讓竹山綠松石長遠地為山區人民造福。

該種田還去種田,該打工的還去打工。”
他們并不關心寶石哪一天會挖完,但這一天遲早會到來。竹山縣商務局提供的數據稱,全縣綠松石可采儲量為3萬噸,現民間開采估計已達1.5萬噸。
已經有一些較早靠綠松石富裕起來的村莊,在寶石挖完之后重返貧窮,樓臺鄉興旺村就是其中一例。
10年前,興旺村的綠松石開采熱,跟今天的秦古一樣:老老少少齊上陣,家家上山挖寶石。
村民很快就發現,山上綠松石越來越少。到1996年,開采就基本停了下來。
如今的興旺村,幾乎不見樓房,大部分勞力都外出打工去了。竹山相鄰的鄖縣,曾經也是世界上著名的綠松石產地,產量、質量、儲量均居世界前列。然而,由于開采年代久遠,加上當地村民肆意盜挖長達十多年,資源提前枯竭。
竹山綠松石是否會重蹈覆轍呢?這不是杞人憂天。
7月19日,秦古鎮給縣政府的一份報告中這樣描述:“全鎮共有綠松石開采業主114戶,其中私自轉讓、掛靠的30戶,無證盜采的30戶。礦區經常出現搶劫、打架斗毆事件,甚至有黑勢力性質的流氓團伙,蒙面搶礦石。”
近日,記者來到秦古鎮小林扒、樓臺鄉老虎寨等礦區看到,在縣委、縣政府的強令下,昔日的喧鬧已經歸于平靜。
然而,這種依靠行政力量采取的封礦行動過去也曾有過多次,結果是風頭過后,混亂依然。
如何建立一個引入市場規則、管住長遠的礦山開采管理機制,不讓“限量開采、規范開采”每每落空?
如何加強寶石與文化的融合,提高加工技術含量和附加值,讓寶石真正賣出寶石的價格?
如何強壯市場營銷環節,讓這個世界級資源在國際珠寶市場上擁有自己的價格話語權?
如何做好產業規劃,盡快走出產業鏈的最低端?綠松石帶給竹山人許多的夢想,也留下了一篇關于發展山區資源型產業的大文章。
竹山綠松石,亟待破題。
“會跑”的寶礦如何管
綠松石形態萬千,色呈碧綠,光澤溫潤。它與和田玉、獨山玉、岫玉一起,被并稱為“中國四大名玉”。
在竹山,民間流傳著一個說法:綠松石有靈性,“會跑”。
這里說的是人們對綠松石開采的無奈。綠松石礦分布呈“雞窩狀”,找礦很難,開采風險也大。
而更大的難題是,對于綠松石這樣一個十分珍貴、儲藏量有限的世界級資源,如何規范開采秩序,實現限量開采、長久利用,事實上尚未真正破題。
暴富傳聞下的“挖寶熱”
2001年,美國一名當紅時裝模特,展示了一件綠松石做的胸衣,獨特的色調、靜謐的力量,征服了時尚界。
綠松石一時成為設計師們爭相采用的飾材,價格頓時飛漲,由原來的每公斤數百元上漲到數千元甚至過萬元。
一位美國客商直接來到竹山縣寶豐鎮,一次性買走1000多萬元的綠松石成品和半成品。
寶豐珠寶公司總經理邵忠文說,那一年,竹山綠松石行業的大小老板沒有不掙錢的。
空氣中彌漫著發財的味道,靠挖綠松石一夜暴富的傳聞,被人們津津樂道。
最典型的一個故事,是關于原來縣水泥廠一名會計的。他下崗后生活窮困,用僅有的300元錢去挖綠松石。不出一個星期,就挖出一個“大家伙”,發了一筆財,很快就積累了千萬家產。
類似的暴富故事隨風而走,誘惑著窮怕了的山里人,他們紛紛扛起鋤頭,啃山挖寶。以前采礦靠人挖肩挑,速度緩慢。現在用上了風鉆、炸藥和貨車,開采速度大增。礦洞也越挖越深,以前不過100米,現在400米、500米,記錄不斷被刷新。
竹山縣17個鄉鎮中,12個有綠松石礦。近年來,一窩蜂開采綠松石的場面,在一些鄉鎮輪番上演。
最初是在麻家渡鎮的喇叭山,1989年至1995年是在樓臺鄉的老虎寨,從1996年到現在,開采又集中到了秦古鎮。眼下,該鎮秦家坪村的東寨、大堰村的小林扒、小河村的三岔溝、窯灣、小寨等區域都有人在開采。
大量開采的結果是,礦石賤賣,資源被嚴重浪費。樓臺鄉興旺村的陳興福說,1993年他和另5個人一起,在老虎寨上打洞挖貨,兩三個月時間,就挖了兩大卡車上等貨。當時賣了6萬元,每人1萬元,大家覺得非常高興。
7月下旬,記者見到了他,他說:“想起來很后悔,這些貨留到現在,少說也要值幾百萬元。”
礦山整頓中的思索
竹山縣對綠松石開采秩序的整頓,一直沒有停歇過,可效果并不理想。
縣里曾經嘗試將一面山承包給一個老板,想讓他有計劃地開采,結果老板又轉包給其他幾個人;
后來又實施“一洞一證”,可是數十萬元辦證費用,讓絕大多數洞主望之卻步。有的老板雖然把證辦了下來,卻讓未辦證的人在洞中打洞,結果大洞套小洞,橫七豎八;
縣里又使出一招:嚴格控制炸材和礦山用電,試圖讓非法開采無法進行。可是,又有人從中做手腳,明明只要1噸炸材,他申請2噸,留著偷采。
無奈之下,縣委、縣政府曾幾度強行勒令所有綠松石礦一律停止開采,但時間又不能太長,畢竟有近萬人以此為生。
真的就沒有辦法了嗎?采訪中記者發現,思考和探索仍在繼續。
寶豐珠寶公司總經理邵忠文建議,采取經濟手段調節礦山開采。比如,按照每挖一米礦洞收取一定稅金,既保住了稅源,又讓沒有實力的開采者自動退出。
縣委書記董永祥對全縣所有綠松石開采點做過調查,他表示將選擇有實力的大戶來進行限量開采,進一步嚴厲打擊私挖亂采行為。
秦古鎮黨委書記朱愛民透露,正考慮借鑒外地礦山管理的經驗,在全鎮成立股份制礦業公司,實行統一管理,規范開采。
人們衷心希望,新的探索能早見成效,讓珍貴的綠松石放出更加誘人的光澤。
從資源到財富的嬗變
“有這么好的資源,為什么還這么窮呢?”竹山縣外貿恒寶綠松石有限公司總經理張興軍永遠忘不了,一個老外曾經這樣問他。
當時,他無言以答。今天,他說,如果你了解多年以來竹山綠松石是如何交易的,你就會發現,營銷環節對于一個資源型產業的增值來說,是多么重要。
遮遮掩掩的交易
就像礦主們不會公開到底挖到了多少寶石一樣,綠松石的加工老板也絕不會告訴你,他每年到底加工了多少貨,賣了多少錢。
7月底,記者走進鄂西北最大的綠松石加工村麻家渡鎮羅家坡村,村支部書記吳建斌告知,80%的人都在吃綠松石飯。但這個村一年產值到底有多少,誰也沒有弄清楚。
多年以來,綠松石交易都在私下里進行。當地第一個將綠松石直接賣到西藏去的老板田濤回憶:
最初,竹山人把毛料運到北京進行加工,甘肅商人從北京商人手中買走綠松石,再長途跋涉賣往西藏。
在很多年時間里,北京商人一直這樣告訴甘肅商人:綠松石是從深海中開采的。同樣,北京商人也對竹山人避而不談綠松石的最終去向。
直到上世紀80年代,甘肅商人才弄明白,這些珍貴的石頭原來都是來自湖北。于是,他們撇開北京商人,三五成群地結伴來到鄖縣、鄖西、竹山等地。
今天,在竹山,相當一部分綠松石交易仍是一對一地進行。定價時,也是一塊一塊地私下里討價還價。
不透明的交易,使得很長時間內,竹山普通農民并不了解這種綠色石頭的真正價值。只要能換成鈔票,就喜不自禁。
被人牽著鼻子走
等竹山人醒悟過來,已頗感無奈:綠松石制價權已牢牢掌握在別人甚至外國商人的手中。
寶豐珠寶公司總經理邵忠文長期從事綠松石出口貿易,他介紹了綠松石是如何走向國際市場的:
礦主挖出綠松石后,由跑山的中間販子收購,提供給加工戶進行粗加工,再賣給竹山境內廠家加工成更高一級的半成品或者成品。
廠家通過外貿部門或者直接把綠松石產品賣給西藏、廣州等地珠寶商,珠寶商再賣給中東地區和美國一級批發商,然后到二級批發商那里進行精細加工,最后才到零售珠寶商手中。
在這個鏈條中,國內每個環節的利潤率在20%-60%之間,而到了國外終端環節,利潤就成倍甚至十幾倍地增加。
邵忠文以綠松石戒面為例,這種戒面在竹山每公斤不過4000元,以公斤為計量單位來買賣,到了美國零售市場上,就換以克拉為計量單位,每公斤最高可賣幾萬元。
據了解,美國珠寶商一般不直接到國內買貨,而是依靠國內代理人來買。懂行的代理人來到竹山之后,看準當地綠松石開采量大,農民急于出手的心理,就拼命壓價。
交易的不透明,加上老板之間的不團結,使竹山人漸漸失去了對價格的決定權。
走出國門后的新眼界
近幾年,一些老板開始走出國門,去了解綠松石產品的終端市場。
羅家坡村的張世根是第一個人。只念了小學五年級的他,憑著綠松石這張走遍世界的“通行證”,成為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每年一度的世界珠寶大會常客。他每年都要帶著一噸左右的綠松石趕赴加州。
后來居上的寶豐鎮老板邵忠文,2005年春節前也初次到了美國。與別人不同,邵忠文沒有把自己關在賓館里,而是從南走到北、從西跑到東,一次就把美國跑了個遍。
這次出國讓邵忠文“大受刺激”。作為來自湖北竹山的寶石原料供應商,他在美國受到熱烈歡迎,可一聽說他要在美國開店,人家立即冷若冰霜。邵忠文發現,美國珠寶協會的成員十分團結,他們聯手設置障礙,不讓你來搶市場。美國人目的很明確,希望竹山永遠只是一個原料提供者。
到國外考察后,邵忠文還發現了日本人的精明。日本人養殖珍珠向國際市場出售,明明產量每年在增加,卻不時擇機減少市場供應量,以不斷提高珍珠價格,用孫臏添兵減灶的計策,保護整體利益。
不再甘心“賣資源”
“開了眼界的竹山人,已經開始不甘心于‘賣資源’了。”恒寶綠松石公司總經理張興軍說,一系列微妙的變化正在發生:
竹山老板們不再以降價的方式來搶客,而是將重點放在推介當地寶石的品質上。
在國際行情不好的情況下,也不再輕易將產品低價拋售給老外,而是回頭開發國內市場。據介紹,僅竹山縣一年下來,綠松石禮品消費額就高達七八百萬元。
一些老板開始引進先進工藝,比如加膠加色技術,使得一些原本品位比較低的毛料,經過加工之后,也同樣光澤誘人。
竹山上下都有一個期盼:讓擁有資源的人擁有財富。縣里則對像邵忠文這樣從事深加工和國際貿易的企業給予扶持,幫助他們迅速做大做強。縣委書記董永祥說:“只有大企業多了,竹山綠松石才能掌握市場的主動權,賤賣資源的狀況才會真正改變。”
乘著文化的翅膀遠行
寶玉奇石,集“山川之精、人文之美”。人類賦予寶石以綿綿情思,或象征圣潔,或寓托信念,才使它超越物用價值而變得彌足珍貴。
人們對綠松石價值的認識,正是隨著對綠松石文化的逐步了解而與日俱增的。
背著麻袋上拉薩
得勝鎮精明的寶石商人田濤,用自己的故事驗證了這一點。1992年,當了多年電影放映員之后,田濤發現這個職業越來越難做了。他決定也跟那些被認為是“不務正業”的年輕人一樣,去搗騰綠松石。
他懷揣著賣掉家里棕床換來的50元錢,來到正在狂熱開采綠松石的樓臺鄉。很快遇到一位老人,有一袋綠松石毛料要出售。老人開價150元,田濤嫌貴,問50元賣不賣,老人猶豫了一下,最后同意了。
田濤回來后,剝掉石塊上的“外衣”,頓時現出一片天藍色。心想如果能賣250元,就很不錯了。結果一位姓劉的商人以430元的價錢全部買走,這讓田濤著實感到高興。
回首這段經歷,田濤說:“當時無論是老人還是自己,都不知道這些石頭除了能賣錢外,跟其他石頭到底有什么不同。”
第二年,田濤探聽到來自甘肅的商人轉手將竹山的綠松石賣到了西藏,心想:他們能賣,我為什么不能?
拿著一張地圖,背著一麻袋綠松石,田濤先坐火車,再坐汽車,花了12天時間,到了拉薩。
他從藏民購買綠松石的神態中,感覺到這種綠色石頭不一般。藏民對他都非常客氣,讓他住村里最好的帳篷。一些虔誠的藏民選購綠松石時,還雙膝跪地。
田濤逐漸弄清楚,這種綠石頭在藏民心目中是神的化身,是最神圣的裝飾物。據說,藏藥中通常都摻有綠松石粉末。
隨著了解越來越深入,田濤才明白,綠松石原來真的是個寶。
發掘本地寶石文化
有個名叫蔣顯福的竹山人發現,與許多人對綠松石無動于衷相比,美國人、歐洲人、印度人對綠松石的鐘愛超乎尋常。于是,他花了5年時間,收集世界范圍內關于綠松石的各種文化現象,編輯出版了一本名為《東方圣玉——綠松石》的書。
蔣顯福向世人展示了一個神秘的綠松石世界:美國人視綠松石為“大地精靈”,綠松石飾物備受喜愛;綠松石還是國際時尚設計師的寵兒,在時尚界流行色更迭中,以藍、綠為主色的綠松石扮演著重要角色。
今天,竹山綠松石的價格,隨著國際流行周期的變化而變化。鄂西北的一個山區,憑借在世界綠松石貿易中70%的份額,與多彩的國際時尚舞臺緊緊聯系在了一起。
見識了世界范圍的綠松石文化,更了解到國際珠寶商如何借助文化的力量將石頭變成珠寶,竹山人開始反思:竹山有自己的綠松石文化嗎?它在哪里?
觀念突破之后,漸漸有了答案。先是有人發現,在清代《康熙字典》中赫然記載:“女媧煉五色石補天,又女媧山在鄖陽竹山西,相傳煉石補天處”。
地質學家則指出,竹山境內地質歷史上曾經有火山爆發,綠松石確實有5種顏色,這些似乎都在驗證女媧補天的故事就發生在竹山。
隨后,人們又考證出,紅樓夢里面的通靈寶玉、春秋戰國時期的和氏璧,皆為綠松石。
精明的商人很快就從中嗅到了商機。竹山最大的綠松石加工企業寶豐珠寶公司總經理邵忠文搶先注冊了“女媧補天”商標。
竹山人決心將傳說和現實結合起來,打造竹山的寶石文化。他們根據歷史記載,在該縣寶豐鎮的女媧山上修建女媧雕像,每年5月在山下舉辦寶石文化節。
綠松石文化的魅力很快顯現出來,每年寶石節期間,世界各地的珠寶商匯聚到這里,給當地的旅游、文化產業注入強大的動力。
“綠松石”已經成為竹山走向世界的一張天然“通行證”。
文化振興綠松石產業
隨著文化的注入,竹山綠松石產業呈現出廣闊的開發前景。一批加工企業老板,不再滿足于只是加工半成品賣給老外。他們嘗試著設計出獨具特色的綠松石工藝品、首飾,將女媧文化及綠松石的神奇傳說融入其中。
這種不透明的綠藍色寶石以其質樸典雅、溫潤光澤的外表,加上傳說賦予的“扭轉命運,避邪保平安”的靈性,征服著越來越多的人。
邵忠文說,僅綠松石印章一種,公司每年就要出售萬枚以上。他的綠松石產品專營店從竹山開到了十堰、武漢。
看到綠松石文化的巨大魅力,有人一度想購買“女媧補天”商標,被邵忠文一口回絕:“即使給500萬元也不賣。”
人們意識到,由于長期的開采,竹山綠松石資源已遭受巨大破壞,遲早面臨著枯竭。一些老板看好綠松石增值的價值,開始大量收藏綠松石毛料、半成品和成品。
為了盡可能延長這個獨特資源的利用壽命,縣委書記董永祥介紹,他們正在引導企業改進加工工藝,開發那些寶石用量不大但附加值高的產品,讓竹山綠松石長遠地為山區人民造福。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