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資訊中心»正文

玉樹瓊枝藏龍宮——珊瑚

珊瑚是生命的奇跡。 它很古老, 可以追溯到4億多年前;它很神奇, 以小小的身軀構筑了無數島礁;它很美麗, 幻化出世間最絢麗奇妙的“海底花園”;它很無私, 千萬年來為人類阻擋風浪, 更為上千種海洋生物營造了快樂家園。
珊瑚是生態的坐標。 它很堅強,

在漫長的歲月里, 一點點成長為海洋的“保護神”;它很脆弱, 外力的傷害會嚴重影響其生長甚至死亡, 從而導致整個海域生態失衡;它很敏感, 善待它將獲得豐厚的回饋, 否則就要承受大自然的懲罰。
“一樹紅花照碧海, 一團火焰出水來。 珊瑚樹紅春常在, 風波浪里把花開……”伴著《珊瑚頌》的優美旋律, 從兒時起, 我們對珊瑚有了模糊的認識。
海洋中的玉樹———珊瑚, 是海洋奉獻給人類的最美麗的花朵。 它從遠古至今, 一代一代地生存、繁衍, 憑其特有的防護功能護衛著身后的黃金海岸, 被譽為海洋生態的“保護神”。 珊瑚還與五光十色的魚蝦貝藻一道, 構成了獨特的海洋生態系統, 唱響了一曲海洋生命之歌。
一簇簇色彩斑斕、千姿百態的珊瑚在蔚藍的海洋中綻放, 與其他生物一道構成神奇的“海底花園”
碧波萬頃的南海中, 生長著千姿百態的海洋生物。 其中,
最耀眼的要數海洋中的玉樹———珊瑚。
海中玉樹——珊瑚
南海漁民向來把珊瑚稱為“海石花”, 意思是海底石上開出的花。 因它像樹木, 像花, 人們還冠之以“海底奇花”之美名。 而如果把珊瑚稱為海花, 南海諸島海域就是美麗的“海底花園”了, 那是珊瑚“雕塑家”的杰作, 億萬個珊瑚蟲將分泌物堆砌于珊瑚之上, 由于受到不同色素海藻的影響, 便構成了團團簇簇、多姿多彩的石花叢。
8月下旬, 風光旖旎的三亞亞龍灣, 乘半潛觀光船觀賞海底珊瑚, 一睹奇特絢麗的“海石花”風采, 到神話般的水晶龍宮探奇。
這里的海水晶瑩剔透,
陽光穿透清澈的海水, 一簇簇色彩斑斕、奇形怪狀的珊瑚盡收眼底, 黃、紅、橙、白、紫、藍、綠五彩繽紛, 絢麗迷人。 各式各樣的活珊瑚競相爭妍, 形態萬千, 猶如玉樹瓊枝藏龍宮。 有的像樹枝, 有的像花朵, 有的似鹿角, 有的似蜂巢, 有的像高昂的雞冠花, 有的如嫵媚的牡丹……珊瑚蟲伸出無數觸手, 隨著海波搖曳, 頻頻蠕動, 好像在歡迎遠道而來的游客。 色彩斑斕的熱帶魚在“花叢”中歡快地穿梭覓食, 或在水中成群結隊游弋嬉戲, 色彩紛呈的“海石花”與形態各異的魚、貝及茂密的海藻交相輝映, 構成一座神奇奧妙的“海底花園”。
珊瑚狀似植物, 人們一直稱之為“海石花”。 其實, 珊瑚不是植物, 而是有觸手、口等器官的腔腸科動物珊瑚是生命的奇跡。 據史料記載, 早在4億8000萬年前, 地球上就有了珊瑚。
長期以來, 人們一直認為千姿百態的珊瑚是海洋植物。 但根據生物學的觀點,
珊瑚是生長在海洋中不能移動的動物。
明朝李時珍著的《本草綱目》中把珊瑚與珍珠、瑪瑙、翡翠一起列入“金石部”, 視為礦物。 在我國古書中, 對珊瑚是這樣描述的:“珊瑚生海底作枝柯”, “珊瑚貫中而生, 歲高二三尺, 有枝無葉”, 顯然把珊瑚當成植物了。
直到17世紀中期, 法國生物學家佩桑內爾經歷了10年的研究, 得出一個結論:珊瑚是一種海洋動物。
中科院南海海洋研究所研究員鄒仁林在珊瑚研究方面頗有建樹, 據他介紹, 珊瑚屬腔腸科動物, 其最小的生存單位是“珊瑚蟲”。 我們所看到的各式各樣的珊瑚樹, 一簇簇像分叉樹枝的東西, 其實是許許多多微小而柔軟的珊瑚蟲緊緊相連的群體。 一塊珊瑚, 便是成千上萬珊瑚蟲共生的群體。
鄒仁林說, 很多人都誤認為珊瑚蟲是單細胞動物, 其實不然。 它是一種多細胞的腔腸動物, 擁有觸手、口、腔腸、體壁等器官。
單個的珊瑚蟲只有米粒大小, 與水母、海葵一樣, 珊瑚通過帶有螫細胞的觸手捕食。 每當水流把浮游生物帶來時, 珊瑚蟲的觸手就迅速把小動物捕捉粘住, 刺細胞放出毒汁把獵物麻醉, 然后送進消化腔消化吸收。 強勁的水流能帶來更多的營養物質, 因此, 珊瑚在水流活躍的海域特別繁茂。
鄒仁林介紹說, 珊瑚美麗的顏色來自體內的共生海藻, 依賴體內的微型共生海藻生存, 通過光合作用向珊瑚提供能量。
珊瑚是非常嬌氣的動物, 它生活的海域要求水質清澈, 光照充足, 透明度大。 10-20米水深范圍是珊瑚生活的理想環境。 珊瑚產于熱帶、亞熱帶海區, 以及暖流影響到的溫帶地區。 所以, 珊瑚生長界線, 主要在赤道兩側南緯28度到北緯28度之間的海域。
珊瑚首飾
珊瑚的生長十分緩慢,一大批珊瑚蟲死掉,珊瑚枝才長高一點。通常情況下,塊狀珊瑚每年增長僅0.5-2毫米厚度,枝狀珊瑚能長1-2厘米。珊瑚生長時會分泌碳酸鈣,形成鈣質骨骼,年積月累,加上其它生物如貝類、石灰藻、有孔蟲等也會分泌鈣質骨骼,膠結在一起,逐漸形成了壯觀的珊瑚礁。這個過程不斷持續下去,經過漫長的地質年代,珊瑚礁不斷擴大、上升,當珊瑚礁最終接近或露出海面時,便形成了礁盤或島嶼。
珊瑚礁的形成是成千上萬年大自然巧奪天工的結果。所以人們稱珊瑚蟲是海洋上偉大的建筑師。我國的西沙群島、南沙群島、中沙群島均是珊瑚造礁運動的不朽杰作。
珊瑚礁屬世界四大生態系統之一,它在全球海洋中所占面積不足0.25%,但超過1/4已知海洋魚類以它為家與紅樹林一樣,珊瑚礁屬世界四大生態系統之一,作為一種熱帶海域的復雜生物群落,構成了具有極高生態學價值的海洋生物寶庫。珊瑚礁上布滿了各種孔穴、裂隙,為海洋生物提供了繁衍、生長的良好場所,以珊瑚礁為棲息地的海洋生物達上千種。
海南省海洋與漁業廳海洋環保處處長陳剛介紹說,珊瑚礁在全球海洋中所占面積雖不足0.25%,但超過1/4的已知海洋魚類靠珊瑚礁生活,并相互依存。所以珊瑚礁區域海洋生物的多樣性極高,許多海產品如海參、石斑魚、龍蝦、鮑魚等都產自珊瑚礁區,還有不少珍貴貝類、熱帶觀賞魚也都以珊瑚礁為“家”。珊瑚礁區域因此成為地球上著名的海洋高生產力區域,對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作為海洋中的“熱帶雨林”,珊瑚礁猶如一道牢固的屏障,自人類誕生之日起,就默默地守護著人類的家園,護衛著它身后的黃金海岸、金色沙灘和萬頃良田。從外海涌來的狂濤巨浪擊打在珊瑚礁上,破碎成雪白的浪花,從而耗盡了大部分能量,大大減輕了海浪對海岸的侵蝕和破壞作用。因此,它也有海洋生態“保護神”之美稱。
有關資料介紹,珊瑚礁主要分布在熱帶和亞熱帶淺海環境中,總面積達1000萬平方公里,其中以太平洋的中部和西部、澳大利亞的東北沿岸、印度洋的西部及大西洋的西部百慕大至巴西一帶的海區為最多。在我國的南海諸島、海南島、臺灣島及澎湖列島沿岸、廣東和廣西沿岸均能見到珊瑚。
獨特的地理區位和自然條件,使海南遼闊的海域遍布豐富而珍貴的珊瑚礁資源,分布面積占全國98%以上浩瀚深邃的南海充滿神奇色彩和無限誘惑,而五彩繽紛、千姿百態的珊瑚,更為風光迷人的海島增添了亮色。
獨特的地理區位和自然條件,使海南省所轄海域遍布豐富而珍貴的珊瑚礁資源,構成了海南省獨特的海洋生態系統。據資料統計,海南現有珊瑚礁分布面積22217公頃,占全國珊瑚礁總面積的98%以上,岸礁長度約717.5公里,無論是品種、分布面積或生態條件均居全國之冠。而綿延的珊瑚礁主要分布在南沙、中沙、西沙群島及海南島沿岸淺海地區。因為遍布珊瑚礁,西沙和中沙在古代分別被稱為“萬里石塘”和“石星石塘”。
《中國動物志》記載,海南造礁石珊瑚物種豐富,共有34屬110種和亞種,西沙群島有38屬127種和亞種,東沙群島有34屬101種。
陳剛介紹說,海南島地處熱帶,珊瑚礁海岸是其主要海岸類型,沿海珊瑚礁海岸斷續分布,以南部及西部、東部沿海發育較好,以裙礁分布最廣。
珊瑚雕件
據調查,海南沿島四周均有珊瑚礁分布,其中尤以三亞沿岸為多。東部瓊海的龍灣到潭門沿岸,文昌銅鼓嶺沿岸,木欄頭沿岸;西北部澄邁至東方八所沿岸均有珊瑚礁及活珊瑚分布。從目前的狀況來看,海南保存完好的珊瑚礁及現生珊瑚基本分布在三亞沿岸—瓊海沿岸—文昌沿岸—臨高儋州沿岸—昌江東方沿岸。
目前海南島周邊淺海較常見的有鹿角珊瑚、杯形珊瑚、石芝珊瑚、腦珊瑚、菊花珊瑚、薔薇珊瑚等品種。其中,鹿角珊瑚最為常見。在熱帶淺海珊瑚礁區域,鹿角珊瑚常常成長為優勢群落,像在三亞的周邊淺海,鹿角珊瑚就當仁不讓地唱起了“主角”。而瓊海周邊的淺海地區,則以薔薇珊瑚居多。
有專家稱,珊瑚礁作為一種熱帶海域的復雜生物群落,也是海南省最為典型的海洋生態系統類型,珊瑚礁構成了具有極高生態學價值的海洋生物寶庫。
2004年,海南省首次對西沙珊瑚礁生態區進行采樣監測。據參與監測的省海洋開發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王道儒博士介紹,西沙珊瑚礁生態系統發育完好,造礁珊瑚種類繁多,擁有良好的生物多樣性和極高的初級生產力,活珊瑚覆蓋度極高,平均可達70-90%,局部地區達100%。總體生長狀況良好,尚未發現明顯的人為破壞跡象。珊瑚礁區隨處可見蝴蝶魚、石斑魚、鸚嘴魚等觀賞魚類,以及各式各樣的軟體動物、棘皮動物和甲殼動物。
為保護海南島沿岸珍貴的珊瑚礁資源,1990年,我國首個國家級海洋生態類型的珊瑚礁保護區———三亞國家級珊瑚礁自然保護區被批準成立。保護區位于三亞市南部近岸海域,總面積85平方公里,由亞龍灣片區、鹿回頭半島———榆林角沿岸片區和東、西瑁洲片區三個區域組成。保護區內集中了三亞乃至海南島南部的主要珊瑚礁分布區,部分區域的珊瑚礁覆蓋率高達80%以上,已經鑒定的造礁石珊瑚種類有120余種,軟珊瑚30種。
近年來,隨著三亞旅游業的風生水起,五彩斑斕的“海底世界”也引來了大量的觀光客。對此,保護區管理處副主任王俊杰不無憂慮。他說,珊瑚礁是非常脆弱的,海底生態游一定要以保護珊瑚礁為前提。而如何處理好旅游開發與珊瑚保護的關系,正成為保護區的一個新課題。

珊瑚首飾
珊瑚的生長十分緩慢,一大批珊瑚蟲死掉,珊瑚枝才長高一點。通常情況下,塊狀珊瑚每年增長僅0.5-2毫米厚度,枝狀珊瑚能長1-2厘米。珊瑚生長時會分泌碳酸鈣,形成鈣質骨骼,年積月累,加上其它生物如貝類、石灰藻、有孔蟲等也會分泌鈣質骨骼,膠結在一起,逐漸形成了壯觀的珊瑚礁。這個過程不斷持續下去,經過漫長的地質年代,珊瑚礁不斷擴大、上升,當珊瑚礁最終接近或露出海面時,便形成了礁盤或島嶼。
珊瑚礁的形成是成千上萬年大自然巧奪天工的結果。所以人們稱珊瑚蟲是海洋上偉大的建筑師。我國的西沙群島、南沙群島、中沙群島均是珊瑚造礁運動的不朽杰作。
珊瑚礁屬世界四大生態系統之一,它在全球海洋中所占面積不足0.25%,但超過1/4已知海洋魚類以它為家與紅樹林一樣,珊瑚礁屬世界四大生態系統之一,作為一種熱帶海域的復雜生物群落,構成了具有極高生態學價值的海洋生物寶庫。珊瑚礁上布滿了各種孔穴、裂隙,為海洋生物提供了繁衍、生長的良好場所,以珊瑚礁為棲息地的海洋生物達上千種。
海南省海洋與漁業廳海洋環保處處長陳剛介紹說,珊瑚礁在全球海洋中所占面積雖不足0.25%,但超過1/4的已知海洋魚類靠珊瑚礁生活,并相互依存。所以珊瑚礁區域海洋生物的多樣性極高,許多海產品如海參、石斑魚、龍蝦、鮑魚等都產自珊瑚礁區,還有不少珍貴貝類、熱帶觀賞魚也都以珊瑚礁為“家”。珊瑚礁區域因此成為地球上著名的海洋高生產力區域,對全球生物多樣性保護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
作為海洋中的“熱帶雨林”,珊瑚礁猶如一道牢固的屏障,自人類誕生之日起,就默默地守護著人類的家園,護衛著它身后的黃金海岸、金色沙灘和萬頃良田。從外海涌來的狂濤巨浪擊打在珊瑚礁上,破碎成雪白的浪花,從而耗盡了大部分能量,大大減輕了海浪對海岸的侵蝕和破壞作用。因此,它也有海洋生態“保護神”之美稱。
有關資料介紹,珊瑚礁主要分布在熱帶和亞熱帶淺海環境中,總面積達1000萬平方公里,其中以太平洋的中部和西部、澳大利亞的東北沿岸、印度洋的西部及大西洋的西部百慕大至巴西一帶的海區為最多。在我國的南海諸島、海南島、臺灣島及澎湖列島沿岸、廣東和廣西沿岸均能見到珊瑚。
獨特的地理區位和自然條件,使海南遼闊的海域遍布豐富而珍貴的珊瑚礁資源,分布面積占全國98%以上浩瀚深邃的南海充滿神奇色彩和無限誘惑,而五彩繽紛、千姿百態的珊瑚,更為風光迷人的海島增添了亮色。
獨特的地理區位和自然條件,使海南省所轄海域遍布豐富而珍貴的珊瑚礁資源,構成了海南省獨特的海洋生態系統。據資料統計,海南現有珊瑚礁分布面積22217公頃,占全國珊瑚礁總面積的98%以上,岸礁長度約717.5公里,無論是品種、分布面積或生態條件均居全國之冠。而綿延的珊瑚礁主要分布在南沙、中沙、西沙群島及海南島沿岸淺海地區。因為遍布珊瑚礁,西沙和中沙在古代分別被稱為“萬里石塘”和“石星石塘”。
《中國動物志》記載,海南造礁石珊瑚物種豐富,共有34屬110種和亞種,西沙群島有38屬127種和亞種,東沙群島有34屬101種。
陳剛介紹說,海南島地處熱帶,珊瑚礁海岸是其主要海岸類型,沿海珊瑚礁海岸斷續分布,以南部及西部、東部沿海發育較好,以裙礁分布最廣。
珊瑚雕件
據調查,海南沿島四周均有珊瑚礁分布,其中尤以三亞沿岸為多。東部瓊海的龍灣到潭門沿岸,文昌銅鼓嶺沿岸,木欄頭沿岸;西北部澄邁至東方八所沿岸均有珊瑚礁及活珊瑚分布。從目前的狀況來看,海南保存完好的珊瑚礁及現生珊瑚基本分布在三亞沿岸—瓊海沿岸—文昌沿岸—臨高儋州沿岸—昌江東方沿岸。
目前海南島周邊淺海較常見的有鹿角珊瑚、杯形珊瑚、石芝珊瑚、腦珊瑚、菊花珊瑚、薔薇珊瑚等品種。其中,鹿角珊瑚最為常見。在熱帶淺海珊瑚礁區域,鹿角珊瑚常常成長為優勢群落,像在三亞的周邊淺海,鹿角珊瑚就當仁不讓地唱起了“主角”。而瓊海周邊的淺海地區,則以薔薇珊瑚居多。
有專家稱,珊瑚礁作為一種熱帶海域的復雜生物群落,也是海南省最為典型的海洋生態系統類型,珊瑚礁構成了具有極高生態學價值的海洋生物寶庫。
2004年,海南省首次對西沙珊瑚礁生態區進行采樣監測。據參與監測的省海洋開發規劃設計研究院院長王道儒博士介紹,西沙珊瑚礁生態系統發育完好,造礁珊瑚種類繁多,擁有良好的生物多樣性和極高的初級生產力,活珊瑚覆蓋度極高,平均可達70-90%,局部地區達100%。總體生長狀況良好,尚未發現明顯的人為破壞跡象。珊瑚礁區隨處可見蝴蝶魚、石斑魚、鸚嘴魚等觀賞魚類,以及各式各樣的軟體動物、棘皮動物和甲殼動物。
為保護海南島沿岸珍貴的珊瑚礁資源,1990年,我國首個國家級海洋生態類型的珊瑚礁保護區———三亞國家級珊瑚礁自然保護區被批準成立。保護區位于三亞市南部近岸海域,總面積85平方公里,由亞龍灣片區、鹿回頭半島———榆林角沿岸片區和東、西瑁洲片區三個區域組成。保護區內集中了三亞乃至海南島南部的主要珊瑚礁分布區,部分區域的珊瑚礁覆蓋率高達80%以上,已經鑒定的造礁石珊瑚種類有120余種,軟珊瑚30種。
近年來,隨著三亞旅游業的風生水起,五彩斑斕的“海底世界”也引來了大量的觀光客。對此,保護區管理處副主任王俊杰不無憂慮。他說,珊瑚礁是非常脆弱的,海底生態游一定要以保護珊瑚礁為前提。而如何處理好旅游開發與珊瑚保護的關系,正成為保護區的一個新課題。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