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資訊中心»正文

北京琢玉始祖——道長邱處機

邱處機, 道號長春, 元世祖忽必烈曾召見過他, 封他為國師, 命其總領道教。 他不僅是道教的總領, 而且是北京琢玉的始祖。 玉器行業的藝人們親切地稱他為邱祖。

邱處機道長便裝像(北京白云觀藏)
邱處機既然身為道士, 為什么又是北京玉器行業的祖師爺呢?這里面有一個很有意思的傳說。
相傳, 邱祖出生在山東的一個市鎮里, 家道貧寒。 父親是個小商販, 平日肩挑兩個書箱走串鄉村學館, 逢場趕集則在市鎮擺地攤, 販買四書五經、紅模子、紙墨筆硯文房四寶糊口養家。
離邱祖住家不遠, 有一個小玉器作坊, 邱祖自幼便對琢玉發生了濃厚興趣。 作坊里有個老師傅見邱祖聰慧過人, 收邱祖為義徒。 不到一年光景, 邱祖便學會了全套琢玉技藝。 但就在這時, 父親患病死去, 生活迫使他繼承父業, 接過父親的書箱擔子, 中斷了學藝生涯。
那時候, 南宋偏安江南,
遼金統治了大半個中國。 本來, 窮鄉僻壤的小地方供得起子弟念書的人家就不多, 加上連年兵荒馬亂, 書攤生意就越發清淡了。 一天臨散市時, 邱祖沖著書攤旁邊擺方桌相面的老先生說:
“日子難熬呵!賣了一整天, 連個飯錢都沒賺上。 老伯, 勞您駕給相個面, 看看我這輩子命中注定怎樣?”
老相面先生“唉”地嘆了口氣, 慢條斯理地說:“處機, 打你爹過世你接過生意, 每逢趕集咱爺倆都緊挨在一起, 雖說你擺書攤我相面, 各作各的買賣, 可抬頭不見低頭見, 這一年多來沒少得你的關照呵!你待我這么好, 要相個面有何難?但話得說回來, 講假話騙你, 我說不出口;照直講, 又怕傷了你……這叫我怎么說呢?”
邱祖笑著說:“老伯, 沒關系, 您就照直說吧。 相好相孬, 爹媽生就, 哪能怪你?再說, 講透了, 我心里也好有個底呀!”
老先生琢磨半天, 才說道:“處機呵!你人是個好人, 可長相把你坑害啦!你嘴角那兩條長紋長得太不是地方了,
那是斷食短壽的“鎖口紋”。 相書上說:‘騰蛇入口, 將來必定餓死’……所以, 處機呵, 我勸你今后凡事都想開點, 得吃就吃, 得喝就喝, 活一天過一天算了。 ”
邱祖聽了相面老先生的話, 笑了一笑, 沒有在意。 后來, 他一連請教了好幾個相面先生, 誰知個個都依據麻衣相法, 重復“騰蛇入口, 將來必定餓死”的老話, 無形之中就讓年紀輕輕的邱祖背上了千斤重擔, 變得成天愁眉若臉、發呆發愣, 再也打不起精神作買賣了。 這樣, 不到兩年光景, 邱祖不僅把爹爹留下的那點老底, 幾箱四書五經、紙墨筆硯折騰凈了, 連祖傳的兩間破房, 也都變賣吃喝光了。 邱祖沒有辦法, 只好走村串戶, 靠乞討維持生活。
這天, 邱祖從一個小村子討飯出來, 沒走多遠, 迎面一條小河攔著去路。 因為村子窮, 修不起橋, 人們來來往往都得卷起褲腿,
脫掉鞋襪趟水過河。
邱祖來到河邊, 恰巧遇到一個老奶奶正準備下水。 邱祖想:老奶奶準有急事, 要不然大冬天決不會趟著刺骨冰水過河。 于是, 便急忙趕上前去說道:“老人家, 您這么大年歲, 凍壞身子骨可了不得。 讓我背您老過去吧。 ”
原來, 老奶奶的小閨女添了個胖小子, 女婿出門在外無人照顧, 女兒求人捎來口信, 當親媽的哪能不急著趕去呢?過得河來, 老奶奶直夸邱祖是個好后生, 連問了幾遍, 把邱祖的大名記住, 隨即把自己姓啥叫啥住在哪里, 女兒女婿姓啥叫啥住在哪里, 一一說給邱祖, 要他改日一定去作客。
飽嘗辛酸的邱祖, 從老奶奶的話語里得到了溫暖, 嘗到了助人為樂的愉快。 他眼瞧著老奶奶高高興興地走遠后, 才在半坡上坐下來, 腦子里推開了磨。 他盤問自己:邱處機呵邱處機, 你年紀輕輕, 身強力壯, 為什么人家幾句話就把你講得失魂落魄,
如此潦倒不堪了呢?難道你真甘心伸著雙手向人乞討, 最后餓死凍死在溝底路旁么?——不, 決不能再這樣下去了!活, 我就要痛痛快快地活, 哪怕只活一天, 我也要為世人作點好事。 從今天起, 我就守候在這條小河旁, 有人過河, 我就來去背送, 省得人家脫鞋脫襪趟水。 不圖別的, 只圖個心境舒坦就得了。
打這以后, 邱祖就在半山坡搭了一個小窩棚住了下來, 凡是來往行人過河, 他都熱心接送。 人家問:“大兄弟, 收多少錢?”他總是樂呵呵回答:“不計多少, 給點就行;手邊不方便, 就甭給了。 ”窮苦人過河, 就是給他錢, 他也不收。 沒過多久, 從村子到縣城, 大家都知道有個叫邱處機的年輕人, 在一條小河旁專門行善作好事。
寒來暑往, 一晃就是三年。 這三年中不管天晴下雨, 刮風落雪, 不管人多人少, 邱祖總是方便來往過客, 從沒怠慢過一個人。
一天, 只見河對岸走來一個須發斑白的老人, 邱祖連忙迎過河去。來者是一個目光炯炯、身穿玄色道袍的道長。邱祖把道長背過河來,在窩棚旁坐下,兩個攀談起來。道長說:“邱處機,你在這里的功德圓滿了。三年來,你把生死置之度外,誠心誠意趟水背人,胸襟開闊了。如今,你已經騰蛇下降,不但不會餓死,還會益壽延年呀!”
道長從褡褳里取出一身道袍,遞給邱祖,接著說:“邱處機,貧道和你有緣分,有心收你為徒弟,不知你樂意不樂意?”
邱祖見道長鶴發童顏,神清氣爽,談吐不凡,知道是個有道行的人,想著自己眼下走投無路,涉水背人也非長久之計,便連連點頭,表示愿意。
道長又說:“既然樂意,貧道就給你取個道號,叫作長春。望你滌除塵俗煩惱,心境超脫長春。從今以后,你就跟隨貧道云游天下。不過,在離開這里之前,我們還要在這里修一座橋,方便過往行人,這才是善始善終呀!”
邱祖聽了道長最后的話,又發起愁來,連忙對道長說:“師傅,弟子在這里三年,從不計較報酬,沒有半點積蓄,哪有錢造橋呢?”
“長春,別著急,貧道自有辦法。”道長說著,從褡褳里掏出一把碎銀,交給邱祖。“錢雖不多,可足夠雇請石匠師傅開山取石和攔河架橋的工錢了。”
邱祖要在河上架橋的事傳出之后,鄉親們無不歡喜。窮人們沒有錢,可有的是力氣。不論石匠師傅們白天開出多少青石,鄉親們都連夜全部抬到小河邊,碼了起來。大家同心協力,沒有多少日子,一座牢固寬大的石橋便在邱祖背人的地方建了起來。
石橋落成,邱祖和鄉親們告別,跟隨道長開始了云游生活。道長除向邱祖傳經布道外,還教邱祖讀書繪畫,練防身武藝。一天清晨,道長帶著邱祖練了兩套拳術,出了一身汗,在脫外衣時,內衣里露出一塊五彩佩玉,邱祖向道長要來,雙手捧著仔細端詳。
道長見邱祖如此喜愛,便說:“長春,你倒有眼力,這是我家傳家之寶,原是大宋開國皇帝賞賜我家祖宗的,你既然喜歡,我就把它送給你,你可得好好保存呀。”
邱祖說:“師傅,我喜歡是喜歡,但我更為欽佩的是制作這塊佩玉的工匠師傅的超凡技藝。”
道長聽了邱祖的話,只是長嘆了一聲,沒有再說什么。原來,道長本是宋朝一個開國元勛之后,是個很有學問的人。只因奸臣當道,半壁山河淪陷金人之手。但皇帝卻渾渾噩噩,偏安臨安,沉緬在酒色聲樂中,不圖收復失地,國家亡在旦夕,因此才看破紅塵,遁入空門的。道長見邱祖雖然身穿道袍,可是凡心未退,就不再教邱祖記誦經文,而是教他詩詞、繪畫。每當云游到城市道觀休息時,都聽任邱祖去到玉器作坊,察看藝人琢玉。
過了幾年,道長無病仙逝。臨終前,道長把邱祖叫到身邊,憐惜地囑咐說:“長春,我的好徒弟,為師就要離開你了。我對你沒什么不放心的,你心腸熱,不能超然世外,就索性作一個塵世有用之人吧。我走后,你仍舊繼續四處云游,開闊眼界,增長見識。除了學琢玉,還要多學幾種謀生技藝,將來大局定下來,就可傳給窮苦百姓,造福世人,那也就功德無量了。”
道長逝世之后,邱祖遵照遺囑,繼續到各地云游,并以琢玉為主,刻苦學了多種工匠技藝。他只身到過河南、四川、陜西、甘肅等地,行蹤最遠達到新疆,在玉石的故鄉和闐作過認真考察,學會了相玉的本事。元代建都北京后,才從西北輾轉來到北京,在白云觀定居下來。
那時的北京雖然已是京城,但并不很繁華,琢玉技藝也遠比江南落后,沒有形成為一個行業。特別是經過多年戰亂之后,許多貧苦百姓都失去了謀生手段,成為無業游民,生活十分困難。邱祖在白云觀落腳后,不是傳經布道,而是致力于玉器制作。由于邱祖走遍大江南北,對各地琢玉技藝進行過考察,因此他能博取眾家之長,加上道長傳授的學識,云游四海開闊了眼界,邱祖所作玉器,件件都是出類拔萃的精品,具有獨特的藝術風格,官宦貴族、巨商大富莫不爭相搶購,家家都以擁有邱祖制品為榮。
邱祖把琢玉賺來的錢,全都用來周濟貧苦人家。但他不是施舍銀錢,而是因材施教,幫助貧苦入學會一種謀生技能,贈送必要的器物材料,使人通過勤奮勞動得以糊口養家。邱祖還從窮苦人家子弟中,挑選一些青少年,傳授琢玉技藝。由于邱祖的提倡和扶植,北京才開始有了玉器行業,而白云觀就成了邱祖傳藝的講習所。
十年過去,邱祖成了北京樂于助人、精通琢玉本領的有名工匠。連皇帝也知道有個叫邱長春的老道,不念經傳道,專門琢玉,傳藝濟人。一天,皇帝把邱祖宣召進宮,拿出一塊稀世翡翠,要邱祖作一件器物。邱祖根據翡翠的色彩、質地、自然形態,制作了個帶葉的瓜形小盒獻給皇帝。皇帝打開盒子,只見一條晶瑩細長的鏈子連著盒蓋和盒底,光彩奪目,不由連聲叫絕。皇帝又拿出一塊羊脂白玉,要邱祖琢磨一個瓶子,邱祖琢了個其薄如紙、能夠透過指紋的白玉花瓶。皇帝看后愛不釋手,封邱祖為白玉大士,并從龍案上拿了一塊白玉鎮紙,賞賜給邱祖。邱祖用這塊白玉琢了一根樸素的白玉簪子,別在道冠上。
傳說邱祖善相玉,有返瑕為瑜、點石成玉的本領,在琢玉工藝上也有大的改革。由于年代太久,今天我們已經找不到當年邱祖制作的器皿實物了。但僅從北海團城上保存的元代玉甕、瀆山大玉海看,經過邱祖的提倡和扶植,北京當時的琢玉工藝已經相當可觀了。
由于邱祖身為白云觀道士,又是北京玉器行業的祖師爺,這就促成了在過去六百多年里北京玉器藝人和道士之間的不解緣分。每年正月十五邱祖生日,玉器藝人都要到白云觀去拜祖師爺,道士們總是準備白面大饅頭招待;道士們到玉器作坊化緣,凡是能念誦“水凳歌訣”證明是白云觀來的,藝人們都要盛情接待。相傳這個歌訣是邱祖當年親自編寫、用來傳授琢玉知識的。
乾隆年間,北京玉器行業藝人為了紀念邱祖,在琉璃廠沙土園修了一座長春會館。館內有邱祖塑像,立有石碑記敘邱祖事跡。碑文說當年受過邱祖恩惠的北京貧苦百姓多達萬人。藝人們把九月初三邱祖羽化之日作為行業聚會日期。這個行會延續了兩百多年,直到1952年成立了生產合作社,才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
邱祖雖然身穿道袍,可是毫無出世思想,他是一個熱心腸、有才華、品格高尚的琢玉大師。他熱愛琢玉事業的精神和樂于助人的品德,至今仍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邱祖連忙迎過河去。來者是一個目光炯炯、身穿玄色道袍的道長。邱祖把道長背過河來,在窩棚旁坐下,兩個攀談起來。道長說:“邱處機,你在這里的功德圓滿了。三年來,你把生死置之度外,誠心誠意趟水背人,胸襟開闊了。如今,你已經騰蛇下降,不但不會餓死,還會益壽延年呀!”
道長從褡褳里取出一身道袍,遞給邱祖,接著說:“邱處機,貧道和你有緣分,有心收你為徒弟,不知你樂意不樂意?”
邱祖見道長鶴發童顏,神清氣爽,談吐不凡,知道是個有道行的人,想著自己眼下走投無路,涉水背人也非長久之計,便連連點頭,表示愿意。
道長又說:“既然樂意,貧道就給你取個道號,叫作長春。望你滌除塵俗煩惱,心境超脫長春。從今以后,你就跟隨貧道云游天下。不過,在離開這里之前,我們還要在這里修一座橋,方便過往行人,這才是善始善終呀!”
邱祖聽了道長最后的話,又發起愁來,連忙對道長說:“師傅,弟子在這里三年,從不計較報酬,沒有半點積蓄,哪有錢造橋呢?”
“長春,別著急,貧道自有辦法。”道長說著,從褡褳里掏出一把碎銀,交給邱祖。“錢雖不多,可足夠雇請石匠師傅開山取石和攔河架橋的工錢了。”
邱祖要在河上架橋的事傳出之后,鄉親們無不歡喜。窮人們沒有錢,可有的是力氣。不論石匠師傅們白天開出多少青石,鄉親們都連夜全部抬到小河邊,碼了起來。大家同心協力,沒有多少日子,一座牢固寬大的石橋便在邱祖背人的地方建了起來。
石橋落成,邱祖和鄉親們告別,跟隨道長開始了云游生活。道長除向邱祖傳經布道外,還教邱祖讀書繪畫,練防身武藝。一天清晨,道長帶著邱祖練了兩套拳術,出了一身汗,在脫外衣時,內衣里露出一塊五彩佩玉,邱祖向道長要來,雙手捧著仔細端詳。
道長見邱祖如此喜愛,便說:“長春,你倒有眼力,這是我家傳家之寶,原是大宋開國皇帝賞賜我家祖宗的,你既然喜歡,我就把它送給你,你可得好好保存呀。”
邱祖說:“師傅,我喜歡是喜歡,但我更為欽佩的是制作這塊佩玉的工匠師傅的超凡技藝。”
道長聽了邱祖的話,只是長嘆了一聲,沒有再說什么。原來,道長本是宋朝一個開國元勛之后,是個很有學問的人。只因奸臣當道,半壁山河淪陷金人之手。但皇帝卻渾渾噩噩,偏安臨安,沉緬在酒色聲樂中,不圖收復失地,國家亡在旦夕,因此才看破紅塵,遁入空門的。道長見邱祖雖然身穿道袍,可是凡心未退,就不再教邱祖記誦經文,而是教他詩詞、繪畫。每當云游到城市道觀休息時,都聽任邱祖去到玉器作坊,察看藝人琢玉。
過了幾年,道長無病仙逝。臨終前,道長把邱祖叫到身邊,憐惜地囑咐說:“長春,我的好徒弟,為師就要離開你了。我對你沒什么不放心的,你心腸熱,不能超然世外,就索性作一個塵世有用之人吧。我走后,你仍舊繼續四處云游,開闊眼界,增長見識。除了學琢玉,還要多學幾種謀生技藝,將來大局定下來,就可傳給窮苦百姓,造福世人,那也就功德無量了。”
道長逝世之后,邱祖遵照遺囑,繼續到各地云游,并以琢玉為主,刻苦學了多種工匠技藝。他只身到過河南、四川、陜西、甘肅等地,行蹤最遠達到新疆,在玉石的故鄉和闐作過認真考察,學會了相玉的本事。元代建都北京后,才從西北輾轉來到北京,在白云觀定居下來。
那時的北京雖然已是京城,但并不很繁華,琢玉技藝也遠比江南落后,沒有形成為一個行業。特別是經過多年戰亂之后,許多貧苦百姓都失去了謀生手段,成為無業游民,生活十分困難。邱祖在白云觀落腳后,不是傳經布道,而是致力于玉器制作。由于邱祖走遍大江南北,對各地琢玉技藝進行過考察,因此他能博取眾家之長,加上道長傳授的學識,云游四海開闊了眼界,邱祖所作玉器,件件都是出類拔萃的精品,具有獨特的藝術風格,官宦貴族、巨商大富莫不爭相搶購,家家都以擁有邱祖制品為榮。
邱祖把琢玉賺來的錢,全都用來周濟貧苦人家。但他不是施舍銀錢,而是因材施教,幫助貧苦入學會一種謀生技能,贈送必要的器物材料,使人通過勤奮勞動得以糊口養家。邱祖還從窮苦人家子弟中,挑選一些青少年,傳授琢玉技藝。由于邱祖的提倡和扶植,北京才開始有了玉器行業,而白云觀就成了邱祖傳藝的講習所。
十年過去,邱祖成了北京樂于助人、精通琢玉本領的有名工匠。連皇帝也知道有個叫邱長春的老道,不念經傳道,專門琢玉,傳藝濟人。一天,皇帝把邱祖宣召進宮,拿出一塊稀世翡翠,要邱祖作一件器物。邱祖根據翡翠的色彩、質地、自然形態,制作了個帶葉的瓜形小盒獻給皇帝。皇帝打開盒子,只見一條晶瑩細長的鏈子連著盒蓋和盒底,光彩奪目,不由連聲叫絕。皇帝又拿出一塊羊脂白玉,要邱祖琢磨一個瓶子,邱祖琢了個其薄如紙、能夠透過指紋的白玉花瓶。皇帝看后愛不釋手,封邱祖為白玉大士,并從龍案上拿了一塊白玉鎮紙,賞賜給邱祖。邱祖用這塊白玉琢了一根樸素的白玉簪子,別在道冠上。
傳說邱祖善相玉,有返瑕為瑜、點石成玉的本領,在琢玉工藝上也有大的改革。由于年代太久,今天我們已經找不到當年邱祖制作的器皿實物了。但僅從北海團城上保存的元代玉甕、瀆山大玉海看,經過邱祖的提倡和扶植,北京當時的琢玉工藝已經相當可觀了。
由于邱祖身為白云觀道士,又是北京玉器行業的祖師爺,這就促成了在過去六百多年里北京玉器藝人和道士之間的不解緣分。每年正月十五邱祖生日,玉器藝人都要到白云觀去拜祖師爺,道士們總是準備白面大饅頭招待;道士們到玉器作坊化緣,凡是能念誦“水凳歌訣”證明是白云觀來的,藝人們都要盛情接待。相傳這個歌訣是邱祖當年親自編寫、用來傳授琢玉知識的。
乾隆年間,北京玉器行業藝人為了紀念邱祖,在琉璃廠沙土園修了一座長春會館。館內有邱祖塑像,立有石碑記敘邱祖事跡。碑文說當年受過邱祖恩惠的北京貧苦百姓多達萬人。藝人們把九月初三邱祖羽化之日作為行業聚會日期。這個行會延續了兩百多年,直到1952年成立了生產合作社,才完成了自己的歷史使命。
邱祖雖然身穿道袍,可是毫無出世思想,他是一個熱心腸、有才華、品格高尚的琢玉大師。他熱愛琢玉事業的精神和樂于助人的品德,至今仍是我們學習的榜樣。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