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資訊中心»正文

國際大牌告訴你 工藝是珠寶首飾體現價值的基礎

Chopard

首先是瑞士腕表珠寶品牌蕭邦, 他們開發了一種新的珠寶工藝“魔幻鑲嵌”(Magic Setting), 雖然名字聽起來有點迪士尼, 但工藝是有說服力的。

他們將寶石與寶石用最少量的金屬連接起來, 通過角度的設計將寶石之間的光線反射達到最大限度。

換句話說, 以往的工藝都是在寶石上下功夫, 而蕭邦在寶石與寶石之間的排列位置上也進行了研究和設計。

蕭邦聯合總裁兼藝術總監卡洛琳·舍費爾(Caroline Scheufele)將這種技術用于旗下許多珠寶產品的設計, 包括鉆石、斯里蘭卡藍寶石、莫桑比克紅寶石和贊比亞祖母綠等。

作為蕭邦的獨家技術, 巧妙的鑲嵌方式無疑有助于讓每件作品都更有吸引力。

蕭邦認為這種擺脫金屬束縛的“自由”審美, 代表著今天對女性賦權和全球平等的堅定期望。

Cartier

卡地亞的Les Galaxiesde Cartier系列全球限量, 這也是卡地亞首次采用偏石英巖的系列。

他們推出了獨有的Serti Vibrant技術, 也稱為“震顫工藝”, 也是其原始工藝技術的微縮版本。

卡地亞表示這項技術的靈感來自宇宙, 主要體現在光線的折射:將鉆石、乳白色石英、玫瑰金和月光石排布在不規則的網狀物上, 不僅讓寶石看起來更生動, 還能增加光線折射, 變得更加晶瑩剔透。

Boghossian

Boghossian家族一直致力于創造獨特的珠寶:將最稀有的寶石, 與最創新的設計結合在一起。

于是他們采用了一種工藝, 直接把一塊寶石放在另一塊寶石上, 僅僅依靠寶石的接觸, 創造出最完美的光線效果。

憑借這種思路, 他們率先推出了所謂的“Merveilles布景”:盡可能地減少金屬,

用寶石支撐寶石, 寶石之間無縫接合。 更加尊貴和厚重, 絕對是最彰顯身份地位的設計。

Boghossian Kissing 鉆石和祖母綠戒指

Van Cleef&Arpels

論鑲嵌鉆石, Van Cleef&Arpels早在1933年便開始使用了一種非常復雜的技術——Mystery Set。

這可是一個極度超級耗時耗力的技術, 因為實在太細致了。 最終的效果就是, 明明做了很復雜的支架, 但看起來偏偏就像毫無支架。

怎么做呢?

首先,要花不少于300小時來制作一個精致的支架,然后將每一塊多面切割的寶石,都精巧地插入厚度小于0.25毫米的金屬爪上。

完成后你再看,珠寶作品的寶石似乎是完全獨立的,沒有任何可見的支撐物。

這套技術唯一的問題就是過于復雜,每年只能生產幾件,預定的隊伍從羅馬教廷排到福建莆田。

Tiffany&Co

早在19世紀,查爾斯·劉易斯·蒂芙尼(Charles Lewis Tiffany)就發明了一種獨有的鑲嵌鉆石方法:六爪鑲嵌。

他的設計邏輯很簡單:使用六個均勻間隔的爪子來托舉戒指的中心鉆石,以最大化穿過它的光線。這項技術將成為Tiffany&Co的標志性訂婚戒指的經典工藝。

估計他當時也沒想到,自己發明的這種技術在一百多年后依然是最具有標志性的鉆石鑲嵌法,甚至成為了行業里的標準技術。更有營銷人員為這六爪賦予了六種意義。

怎么做呢?

首先,要花不少于300小時來制作一個精致的支架,然后將每一塊多面切割的寶石,都精巧地插入厚度小于0.25毫米的金屬爪上。

完成后你再看,珠寶作品的寶石似乎是完全獨立的,沒有任何可見的支撐物。

這套技術唯一的問題就是過于復雜,每年只能生產幾件,預定的隊伍從羅馬教廷排到福建莆田。

Tiffany&Co

早在19世紀,查爾斯·劉易斯·蒂芙尼(Charles Lewis Tiffany)就發明了一種獨有的鑲嵌鉆石方法:六爪鑲嵌。

他的設計邏輯很簡單:使用六個均勻間隔的爪子來托舉戒指的中心鉆石,以最大化穿過它的光線。這項技術將成為Tiffany&Co的標志性訂婚戒指的經典工藝。

估計他當時也沒想到,自己發明的這種技術在一百多年后依然是最具有標志性的鉆石鑲嵌法,甚至成為了行業里的標準技術。更有營銷人員為這六爪賦予了六種意義。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