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資訊中心»正文

瘋狂的南紅:5年價格漲百倍 市場混亂缺標準

電影《瘋狂的石頭》再次照進現實。 這一次, 不是家喻戶曉的翡翠、和田玉, 而是尚不被多數人熟悉、但一出山就被快速打造成收藏界“黑馬”的南紅瑪瑙。

南紅到底有多紅?《華夏時報》記者近日走訪南紅消費收藏熱度居首的京城市場了解到, 從2009年開始, 南紅原石和成品價格一年都要翻幾番,

同比漲幅遠超名人字畫和房地產, 更別提股票與黃金了。

“5年價格漲了上百倍。 ”近日在北京紅石坊舉辦的首屆中國南紅文化研討會上, 既是專家又是藏家的北京珠寶玉石協會副會長季榮倫對記者直言。 在同一場合, 蘇州市玉石文化行業協會南紅專業委員會會長丁在煜在承認“南紅價格大漲”的同時, 卻又認為“市場并不存在炒作”。

如果沒有炒作, 南紅憑什么這樣紅?“每個人, 命中注定有一塊玉。 錯過了羊脂白(和田玉), 錯過了帝王綠(翡翠), 難道還要錯過柿子紅(南紅瑪瑙)?”在《南紅瑪瑙收藏與鑒賞》一書作者韓龍看來, 契合了中國紅傳統文化的南紅瑪瑙, 現在已與和田玉、翡翠形成三足鼎立之勢。

關于炒作和泡沫莫衷一是, 諸多業內人士都對記者談到了南紅市場的最大隱患:“至今沒有權威的行業標準”, 次貨橫行、產地模糊、等級不清。

面對市場之亂, 韓龍坦承, 價格暴漲對市場非常不利, “若路越走越窄, 只能是死路一條。 ”

瘋狂的石頭

“錢都準備好了, 貨還是沒收上來。 ”剛從南紅主產地四川涼山回來的紅堂工作室主人林呈對記者不停地感嘆。 半個月前, 他帶著80萬元購貨款直奔涼山, 結果因南紅原石價格太高, 錢花了大半, 貨只背回了半蛇皮口袋。

回到北京, 給上級供貨商的電話打了一圈, 林呈聽到的結果只有一個:和3個月前比, 半成品進價又提了。

這并非個案, 蘇州最年輕的南紅工作室主人、90后的戴國慶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 提到進貨就一句“料太貴了”, 提到加工則是“工錢太貴了”。 這些現象作用到市場上最直接的反映就是, 很可能你才剛剛聽說南紅的名頭, 就已經買不起了。

據了解, 5年前, 一顆普通大小、品相不錯的南紅圓珠只要幾百元左右, 現在即便有瑕疵的也是動輒小幾千,

品相稍佳的都是大幾千, 完美品相則上萬元都難買到了。 這還是素珠, 上工的, 尤其如果還是名家工的, 就只能以幾萬、幾十萬元計了。

為了推廣南紅, 韓龍5月26日開通了個人微信公共平臺, 他在第一講中稱, 不可否認, 南紅價格的上漲速度過快了;不僅讓很多普通玩家和消費者大呼“受不了”, 也讓很多業內人士吃驚。

事實上, 就在幾年前, 南紅價格還和其他瑪瑙處在同一水平線上。 據林呈介紹, 他最早做紫檀木器生意, 2009年轉行經營南紅時, 原石價格好的一斤才一二百元, 現在都是論克賣, 一克就一二百元, 極品的一克數千元。 他去一級批發商拿貨時, 開始隔一個月提兩三成, 后來干脆翻番地漲了。 成本高了, 利潤似乎更高了, 幾年下來, 林呈遠不是幾十萬元開店的小老板了, 光躺在賬上的流動資金就有1000萬。

一夜暴富的財富效應迅速擴散,

越來越多的商家加入到了淘金行列。 記者走訪了多家高端珠寶城, 以往被鉆石、彩寶、翡翠、和田玉占據的專柜, 很多都出現了南紅的身影。 韓龍表示, 最近短短一年的時間, 從北京、上海等大城市開始, 南紅以勢不可擋的勢頭迅速席卷了中國大江南北。

據業內流傳甚廣的一份不完全統計數據顯示, 全國上一定規模的南紅商家2000余家, 以每家沉淀其中的資金200萬元計, 至少已有數十億的資金在各個環節倒騰。 記者了解到, 參與南紅收藏的已不乏身家數十億的老板和資產數百億的財團, 遇到好東西更是不問價格只看品相。

幾乎沒有預熱, 一出馬就暴漲, 財富故事在圈內盛傳不息, 瘋狂的南紅到底是什么來頭?

“赤玉”歸來

南紅瑪瑙, 古稱”赤玉”, 是我國獨有的礦石品種。 早在戰國, 南紅就是貴族們的寵兒, 在出土的戰國貴族墓葬中就有南紅瑪瑙的串飾。

約1000年前, 南紅作為深海珊瑚的替代品被藏區信徒采信, 成為佛教七寶之一。

但由于南紅資源歷來稀缺, 清末之后, 隨著市面上的南紅藝術品越來越少, 南紅資源一度被認為已開采殆盡。 記者翻閱的絕大多數記載里都用“絕礦”來形容, 盡管在民國甚至建國后依然有零星產品問世, 不可否認的是, 南紅由此進入了長達上百年的沉寂時期。

上世紀80年代, 云南保山少量南紅被開采上市, 盡管被公認為是正宗的南紅, 但市場熱度幾乎為零。 直到2009年, 四川涼山南紅礦偶然被找到, 南紅才重新闖入大眾視野, 并在傳媒和商家的推波助瀾下強勢回歸, 短時間內形成了與和田玉、翡翠收藏三足鼎立之勢。

事實上, 南紅走紅除了歷史沉淀, 還離不開文化沉淀, 中國傳統的紅色在南紅身上可謂發揮到了極致。 一位資深玩家告訴記者:“除了南紅, 天然的玉石里還真沒有這樣的紅色。 ”

北京大學地質系教授王時麒甚至把南紅的紅提到了與帝王綠、羊脂白并駕齊驅的品種。在他看來,有中國紅文化支撐,現在是為南紅正名的時候了。

收藏界“紅與黑”

任何有資本介入的收藏品種都會有泡沫,沒有泡沫就不是市場。

涼山成了玉石玩家們角逐的戰場,遠在上海、北京、深圳的商家紛紛云集,有的干脆攜巨款常駐掃貨,為的就是分一杯羹。記者采訪獲悉,最先大規模介入南紅市場的是“蘇幫”,蘇州工已成為南紅好工的代名詞;而北京卻是發育最完全的市場,僅潘家園經營南紅的攤位一年間就增長了近一倍。

據丁在煜介紹,往年蘇州的工作室99%都在做和田玉,現在做南紅的工作室幾乎占了半壁江山。

好料配好工,涼山南紅發現者之一劉仲龍日前表示,南紅的價格目前比較合理,未來應該還會有上漲的空間,但他同時承認:“質地好的,還會有上漲空間;但次品就不一定了。”這和戴國慶的判斷如出一轍,他很老成地告訴記者:“以后只能走高端路線。”

市場除了分化,會不會崩盤?林呈稱,南紅價格上漲還是要接地氣,一夜之間把南紅瑪瑙炒上去不見得是件好事兒。韓龍認為,市場需要培育的過程,剛一聽說南紅就買不起了,不利于推廣,消費者就會抱著“知道,但決不介入”的態度旁觀,只極少數人在玩,市場就危險了。

“南紅價格上漲最好還是慢下來。”韓龍告誡的同時卻篤信,這不代表泡沫會破,獨有的文化內涵、越來越多的消費人群會最終支撐起這個市場。事實上,要讓南紅長紅下去,目前最急迫的是建立完善的行業標準。在所有受訪的業內人士眼里,這幾乎才是南紅市場最大的隱患。

白領小張看到鑒定證書的那一刻心涼了半截。為了在6月的婚禮上送給妻子當禮物,他咬牙花兩萬多元買了個大紅色的南紅掛件,交錢后拿到的權威鑒定證書上標注的材質是“瑪瑙”,只在下方備注里寫著“俗稱南紅”。

這和翡翠鑒定都要給出A貨B貨相比,小張懷疑是不是受騙了。事實上,能讓人迷糊的遠不止這些。林呈告訴記者,很多商家出貨時,都是各地南紅混著賣,一般消費者很難分得清,專家都會打眼,而不同產地的價格會相差幾倍、幾十倍;另外,南紅沒有等級標準,商家叫法混亂,給顧客介紹時也說不清楚,顧客更是一頭霧水。

當古玩行的吃藥、交學費被普遍用到了南紅市場,危險就真的來了。林呈稱,現在中等消費者消費已到了瓶頸,需要升級到高等人群和擴散到普通人群,這都需要行業成熟起來,尤其是要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行業標準。

市場從來都是這樣,越是混亂越容易把一個產業做死,而愈是規范愈能把黑馬變成白馬。

北京大學地質系教授王時麒甚至把南紅的紅提到了與帝王綠、羊脂白并駕齊驅的品種。在他看來,有中國紅文化支撐,現在是為南紅正名的時候了。

收藏界“紅與黑”

任何有資本介入的收藏品種都會有泡沫,沒有泡沫就不是市場。

涼山成了玉石玩家們角逐的戰場,遠在上海、北京、深圳的商家紛紛云集,有的干脆攜巨款常駐掃貨,為的就是分一杯羹。記者采訪獲悉,最先大規模介入南紅市場的是“蘇幫”,蘇州工已成為南紅好工的代名詞;而北京卻是發育最完全的市場,僅潘家園經營南紅的攤位一年間就增長了近一倍。

據丁在煜介紹,往年蘇州的工作室99%都在做和田玉,現在做南紅的工作室幾乎占了半壁江山。

好料配好工,涼山南紅發現者之一劉仲龍日前表示,南紅的價格目前比較合理,未來應該還會有上漲的空間,但他同時承認:“質地好的,還會有上漲空間;但次品就不一定了。”這和戴國慶的判斷如出一轍,他很老成地告訴記者:“以后只能走高端路線。”

市場除了分化,會不會崩盤?林呈稱,南紅價格上漲還是要接地氣,一夜之間把南紅瑪瑙炒上去不見得是件好事兒。韓龍認為,市場需要培育的過程,剛一聽說南紅就買不起了,不利于推廣,消費者就會抱著“知道,但決不介入”的態度旁觀,只極少數人在玩,市場就危險了。

“南紅價格上漲最好還是慢下來。”韓龍告誡的同時卻篤信,這不代表泡沫會破,獨有的文化內涵、越來越多的消費人群會最終支撐起這個市場。事實上,要讓南紅長紅下去,目前最急迫的是建立完善的行業標準。在所有受訪的業內人士眼里,這幾乎才是南紅市場最大的隱患。

白領小張看到鑒定證書的那一刻心涼了半截。為了在6月的婚禮上送給妻子當禮物,他咬牙花兩萬多元買了個大紅色的南紅掛件,交錢后拿到的權威鑒定證書上標注的材質是“瑪瑙”,只在下方備注里寫著“俗稱南紅”。

這和翡翠鑒定都要給出A貨B貨相比,小張懷疑是不是受騙了。事實上,能讓人迷糊的遠不止這些。林呈告訴記者,很多商家出貨時,都是各地南紅混著賣,一般消費者很難分得清,專家都會打眼,而不同產地的價格會相差幾倍、幾十倍;另外,南紅沒有等級標準,商家叫法混亂,給顧客介紹時也說不清楚,顧客更是一頭霧水。

當古玩行的吃藥、交學費被普遍用到了南紅市場,危險就真的來了。林呈稱,現在中等消費者消費已到了瓶頸,需要升級到高等人群和擴散到普通人群,這都需要行業成熟起來,尤其是要建立起一套行之有效的行業標準。

市場從來都是這樣,越是混亂越容易把一個產業做死,而愈是規范愈能把黑馬變成白馬。

Nex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