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資訊中心»正文

金一文化黃金租賃“越玩越大”被指投機“炒金”(下)

黃金租賃占比遠超同行

記者統計發現, 包括東方金鈺、豫園商城、老鳳祥、明牌珠寶等多家黃金銷售類上市公司都在進行黃金租賃業務。 目前, 大多數黃金企業向銀行進行黃金租賃而借入的實物黃金, 到期末按公允價值計入“交易性金融負債”。

東方金鈺方面,

根據2013年中報, 公司交易性金融負債為23863萬元, 當期黃金飾品的收入為387065.89萬元, 以此計算, 黃金租賃占黃金產品收入的比重 (交易性金融負債/黃金產品收入×100%, 下同)為6.19%。 2013年底, 東方金鈺的交易性金融負債為23229萬元, 黃金飾品的收入為505565.7萬元, 以此計算黃金租賃占黃金產品收入的比重為4.6%。 而根據2011年、2012年年報, 東方金鈺當年的黃金租賃占黃金產品收入的比重分別為11%和8.84%;

豫園商城方面, 公司公布的是黃金珠寶的合計收入。 2013年, 豫園商城交易性金融負債為213385.67萬元, 黃金珠寶的收入為2059165.02萬元, 以此計算, 黃金租賃占黃金產品收入的比重為10.39%。 而2011年、2012年豫園商城黃金租賃占黃金產品收入的比重分別為10.9%和6.5%;

明牌珠寶方面, 公司2013年交易性金融負債為41169.35萬元, 黃金飾品的收入為773394萬元, 以此計算, 黃金租賃占黃金飾品收入的比例為5.32%。 而根據2013年中報、2012年年報、2011年年報, 明牌珠寶黃金租賃占黃金飾品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5.4%和5.9%;

記者注意到, 除上述三家企業以外, 老鳳祥和金葉珠寶將黃金租賃計入了存貨。 老鳳祥其他業務較多, 金葉珠寶黃金類業務收入占比超過95.38%, 故金葉珠寶的可比性較強。 2013年年報顯示, 金葉珠寶黃金制品收入為842326.3萬元, 其存貨中原材料賬面價值為40056.68萬元, 考慮到存貨中不可能全為黃金租賃, 黃金租賃占黃金制品收入比重應在4.76%之下。 根據2012年年報上述數據, 金葉珠寶黃金租賃占黃金制品收入比重應在7.64%的水平之下。

綜合以上公司的數據, 黃金租賃占黃金制品收入的比重均在11%以下。

黃金租賃量持續猛增

對比同行上市公司的黃金租賃占比, 金一文化的黃金租賃量 (價值)高得離譜。

記者注意到, 2011年, 金一文化交易性金融負債為27950.52萬元, 純金制品和投資金條的收入為207520.63萬元, 以此計算, 黃金租賃占黃金制品收入比重為13.47%。

2012年, 金一文化交易性金融負債為43384.65萬元, 純金制品和投資金條的收入為240143.9萬元, 以此計算, 黃金租賃占黃金制品收入比重為18.1%。

2013年年報, 金一文化交易性金融負債為58358.33萬元, 較年中暴增了65%。 這表明, 在2013年下半年, 金一文化大幅增加了黃金租賃。 由于2013年四季度黃金指數 (上海商品交易所)暴跌了約16%, 金一文化大量增加黃金租賃量公允價值對業績的提升構成重大作用。 2013年金一文化純金制品和投資金條的收入為224671.8萬元, 以此計算, 黃金租賃占黃金制品收入比重高達26%。

截至2014年一季報末, 金一文化的交易性金融負債已經高達83501.42萬元, 較2013年底增加了再度猛增43.08%。

2014年一季度, 受烏克蘭危機的影響, 黃金價格開始反彈。 然而, 在此背景下, 黃金租賃比例已經畸高的金一文化并沒有減少租賃量(獲利了結), 而是進一步增加了黃金租賃量(補倉), 而這正是金一文化2014年一季度虧損的主要原因。

金一文化超額開展黃金租賃業內:不是套保是投機

對于主營黃金加工銷售的企業來說, 由于金價的波動直接影響產品成本和售價, 套期保值便成為了熨平業績的主要手段。 而黃金企業選擇的主要套保方式就是黃金租賃。

當預期黃金價格會下行時, 黃金加工銷售企業可以通過降低存貨和大量租賃黃金進行對沖。 一旦租賃期間黃金價格下跌, 那么企業就可以低價買入黃金進行償還;相反, 當預期黃金價格會上漲時, 黃金加工銷售企業可以通過增加存貨和減少黃金租賃的方式獲得高利潤。

2013年之前, 金一文化就是認準了黃金價格下行的趨勢, 通過不斷增加黃金租賃量從而獲得了公允價值體現的高利潤。

2013年上半年, 黃金價格一路下跌, 上海黃金交易所黃金(Au99.99)現貨價格從1月收盤價336.8元/克跌至6月收盤價243.5元/克, 金一文化因此受益明顯。

當年1月到6月, 公司償還到期的黃金租賃量1022千克, 并新租賃黃金1175千克, 期末尚未償還的余額為1450千克。 黃金租賃業務投資收益為581.76萬元, 產生的公允價值變動損益9473.28萬元。 當年上半年, 金一文化歸屬股東的凈利潤為1.08億元, 黃金租賃業務貢獻了九成以上的利潤。

然而, “套保”的本質是對主營業務的一個補充和調節, 而不是一種追求高利潤的手段。 黃金租賃對于黃金加工銷售企業來說, 必然會有一個度的限制, 而不能是本末倒置。

針對金一文化黃金租賃占黃金收入的比重是否合理的問題, 記者日前多次致電金一文化證券部求解, 并告知了對方A股同業企業黃金租賃占黃金收入比重的數據分析, 希望公司相關負責人能夠給予解釋。 但截至發稿, 記者并未獲得金一文化官方回復。

“黃金租賃占比越高, 黃金企業面臨的業績波動越大。 ”有私募人士告訴記者, 如果同行業公司的黃金租賃占黃金收入比重在6%左右,而金一文化卻高達26%,那么金一文化的黃金租賃就不是套保,而是投機炒金了。由于缺乏相對應的管理細則,金一文化的黃金租賃規模很容易遇到人為的判斷失誤風險,類似2014年一季度這樣的業績虧損,很可能會再現。

“有些黃金加工銷售企業是在通過這種黃金租賃做融資,做投機交易。”一位黃金加工銷售上市公司的財務總監告訴記者,對于那些不缺資金的黃金加工銷售企業而言,他們的黃金租賃是對沖行為。而有些缺資金的企業做黃金租賃是融資行為。“現在不少銀行在表外給客戶做黃金租賃的套保,即客戶將租賃到的黃金交給銀行來處理,并支付一定利息,從而套取現金。”

“要判斷黃金租賃量是否合理,看銷售和庫存就可以了。”該財務總監指出,如果是為了經營性的需要進行黃金租賃,那么租賃到的黃金就會體現在銷售量和庫存里面。

記者注意到,根據金一文化招股書第9頁的表述,2011年、2012年公司庫存中黃金類庫存金額依次為36515萬元、55016萬元。公司2013年年報的存貨總量為67947萬元,以黃金存貨占比大約在68%估算,2013年黃金類存貨金額大約為46000萬元。

數據顯示,2013年金一文化交易性金融負債增加了34.5%,但黃金制品的銷售收入卻下降了6.44%,黃金類存貨價值下降約16.4%(當期存貨減值準備為377.4萬元,占比很小)。

黃金租賃量大幅增加,但黃金銷售和黃金庫存都在下降,金一文化的黃金租賃更像是上述財務總監所說的“融資行為”。

如果同行業公司的黃金租賃占黃金收入比重在6%左右,而金一文化卻高達26%,那么金一文化的黃金租賃就不是套保,而是投機炒金了。由于缺乏相對應的管理細則,金一文化的黃金租賃規模很容易遇到人為的判斷失誤風險,類似2014年一季度這樣的業績虧損,很可能會再現。

“有些黃金加工銷售企業是在通過這種黃金租賃做融資,做投機交易。”一位黃金加工銷售上市公司的財務總監告訴記者,對于那些不缺資金的黃金加工銷售企業而言,他們的黃金租賃是對沖行為。而有些缺資金的企業做黃金租賃是融資行為。“現在不少銀行在表外給客戶做黃金租賃的套保,即客戶將租賃到的黃金交給銀行來處理,并支付一定利息,從而套取現金。”

“要判斷黃金租賃量是否合理,看銷售和庫存就可以了。”該財務總監指出,如果是為了經營性的需要進行黃金租賃,那么租賃到的黃金就會體現在銷售量和庫存里面。

記者注意到,根據金一文化招股書第9頁的表述,2011年、2012年公司庫存中黃金類庫存金額依次為36515萬元、55016萬元。公司2013年年報的存貨總量為67947萬元,以黃金存貨占比大約在68%估算,2013年黃金類存貨金額大約為46000萬元。

數據顯示,2013年金一文化交易性金融負債增加了34.5%,但黃金制品的銷售收入卻下降了6.44%,黃金類存貨價值下降約16.4%(當期存貨減值準備為377.4萬元,占比很小)。

黃金租賃量大幅增加,但黃金銷售和黃金庫存都在下降,金一文化的黃金租賃更像是上述財務總監所說的“融資行為”。

Next Article